港府新聞稿驚現「中國台北」 涉矮化台灣主動替北京「圓夢」

台灣反服貿與香港和平佔中的三大差異(系列報道之一)

2014-3-20 21:04
字體: A A A

台灣「青年奪回立院退回服貿行動」佔領立法院持續至今,已經超過45小時,學生今日向總統馬英九及立法院長王金平提出三大訴求,《852郵報》早前已作相關報道,不贅。但肯定的是,這場學生運動已經觸動台灣更多民眾自發響應,根據他們的新聞稿,昨日(19日)已經有兩萬人包圍立法院聲援。而在是次運動中,單是主角的大學生,已經在台北及附近以外,再加上來自台中、台南、高雄,甚至遠到台東;另外,更有教師、法律學者與醫療人員紛紛發表聲明聲援,數十位大學教授更發動罷課。

事到如今,無論是佔領的學生,還是聲援的民眾,他們的目標都非常清晰,就是「反服貿」。或許,部分港人未必認識何謂「服貿」,但單是佔領立法院的視像,已足令他們聯想到在港醞釀多時,卻仍未有任何行動的「和平佔中」。

事實上,反服貿運動與「和平佔中」,確有其相似之處:兩者都是長時間抗爭,都是標榜非暴力,都是為捍衞一些普世價值及民主權利。然而,香港的「和平佔中」較諸台灣的佔領立法院,或許是差在港人的公民意識、學生的角色,以及一個觸發運動的爆發點【表】。

TABLE1

反服貿運動已付諸行動9個月

先談反服貿運動。2010年6月29日,兩岸兩會簽署《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並規定於ECFA生效後6個月內,須就服務貿易協議展開磋商;2013年6月21日,兩岸兩會簽署完成服貿協議。然而,兩會簽署協議後,台灣部分民眾,不論是民進黨、大學教授、中小企及學生等,皆紛紛對協議提出質疑甚至反對,認為此舉會嚴重影響台灣的本土經濟命脈及民主、言論自由。

因此,從2013年7月開始,台灣多個團體組成的「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開始透過示威抗議、大專院校學生串聯活動、服貿協議公聽會、掃街宣導、全民大會、接力包圍立法院等活動,宣傳反服貿協議。須注意的是,這些活動中,不少都已付諸實際的街頭群眾活動。

回看香港的「和平佔中」,組織在成立至今,亦標榜着運動是經過長時間的公民教育過程,如公民商討、公民授權、對話談判、最後就是公民抗命。然而,台灣的反服貿行動過程,卻明顯比「和平佔中」為短,由組織到如今佔領立法院,相距不足一年。但現在的「和平佔中」,由醞釀成立組織至今已超過一年,而且在還未有政改方案的情況下,「和平佔中」只是停留在公民商討的階段,不少更是租用大學課室或其他室內場地進行。

學生臨場調度得宜

另外,台灣的「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其實由始至終都沒有很周詳的計劃過要「佔領立法院」,或何時佔領。今次佔領行動的爆發點,其實只因國民黨立法委員、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召集人張慶忠,在周二(18日)突然以30秒宣布,服貿協議審核因延宕過久而送交院會存查,繞過逐條審議協議的程序公義。於是,「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的學生,就在短時間內發起「青年奪回立院退回服貿行動」,佔領立法院。

但香港的「和平佔中」,卻由始至終都在集中計劃怎樣佔領中環,成立至今亦為佔領中環作各項的準備。惟與此同時,「佔領中環」在籌備至今,社會情況一直未見爆發點。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在接受報章訪問時則指出,確是有不少人要求提早「佔中」,但他認為必須等待「爆發點」才可採取行動。

和平佔中不鼓勵學生參與

最重要的是,「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中,台灣大學生一直扮演着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而是次的佔領行動,亦為學生自主的運動,並以台大及清大學生為主,政治人物只是隨後跟進聲援,而學生亦多次強調沒受政治人物影響。情況,就如同樣由香港學生作主導的反國教運動一樣。
不過,「和平佔中」的籌劃過程中,雖也有大學生參與,但卻是更鼓勵中年人走在最前。根據「和平佔中」的官方網站資料,「和平佔中」表明希望40歲以上的港人參與,又指未成年青年不應進行公民抗命的堵路行為,因那會涉及罪責,只宜成為支援者。

然而,綜觀全球各地的群眾運動,大學生都扮演着一個非常重要的動員角色,如「和平佔中」不是以大學生主體,其號召力或感染力,又能否如台灣的佔領立法院的行動那樣,一呼萬應?本報將有進一步剖析。(之一)

(「和平佔中」facebook圖片及[我是學生,我反旺中]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0日 下午9: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彭定康走另一通道避見請願群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