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鴻達網誌│古董城巴死期補遺

言輕

-正言若輕

一名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言輕網誌│在等一個機會

2015-10-5 22:51
字體: A A A

雨傘運動一周年,各大媒體紛紛刊登回顧特輯,但睥之無甚高論,不外乎是對去年發生的事作個粗淺二分的總結,而所謂展望,也只能把焦點放在年底的區議會選舉而已。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說「去年佔領只是「1.0」,是繼續爭民主的起點,最重要是建立堅韌網絡及機制予民意領袖共同決策,相信港人日後絕對會再度走上街頭。」《蘋果日報》(2015年9月29日)不錯,他沒有直接說明「雨傘運動」短期失敗,只為運動下了一個「懸念」:港人日後絕對會再度走上街頭。說真點,運動長遠必然會帶來深遠的影響。可是,這個「未來」,應不會是「不久的未來」,而是見得到的將來都不會出現如此大型的佔領。因此,他不忘補回一句:「我見唔到有任何嘅迹象顯示再有直接行動嘅機會」。

九月二十八日當天,到達金鐘現場出席活動的人不多,勉強說只有千人,顯然大多數人縱然不忘去年那87枚催淚彈,也選擇不去紀念當天,因為,第一,運動未能帶來一些實質的改變;第二,運動仍未完結,公民社會的抗命仍只是開始,何來談紀念呢?反而是「後雨傘」時代,香港人可以做些甚麼去撼動這個冥頑不靈的特區政府。

若要仔細分析79天的「雨傘運動」,真的有機會令政府屈服的可能只是首個星期,因為當時輿論大部份一面倒支持市民,而且挾着的民氣頗為旺盛,筆者任教的學校幾乎有一大半學生因催淚彈而感到憤怒。可是政府一招「拖字訣」,令運動陷於僵局,而「拆大台」又令抗爭聲音未能團結。部份香港人反而分不清事件意義了,此所以常有人提到「勿忘初衷」是也。

「後雨傘」時代的死寂和迷惘,正正反映了香港社會好像忘記了當初因何「佔領」。其實,香港社會現在正在一點一滴滙聚能量,在等一個機會,只要這個機會來臨,民意將會又一次逆轉,問題是:這個機會何時才來?網絡世代,要累積這種能量不是太難,加上這個政府一向漠視民意,又只懂揣摩上意,近期建制派為「超然論」、「去殖化」護航只是前奏,港大校委否決任命陳文敏或許才是另一波學生運動的開始,「雨傘運動」的肇因正是「公義」未能彰顯,市民自發往聲援困在政總的學生。因此,維護「公義」才是各種抗爭運動的主調,人心的佔領才最重要。

近日,已有兩事與公民社會維護「公義」有關的事。一為女生帶港鐵被禁帶樂器,另一事當然是陳文敏被否決擔任副校一職。前者把港鐵執法不公的現象再次引爆,高潮是有網民在網上號召在大圍車站演奏樂器。面對港鐵有如政府般大耍「語言偽術」,網民便使用「鳩嗚」的手法去抵抗。政府可以動用警察清場,但地鐵不可以。後者則令港大師生或響應罷課罷教,因為以「小學雞」理由否決陳文敏的任命,是不公平不合理,換句話說,這是「不義」的,市民的怒火又再燒一次。社會如再有多幾件事在發酵,難保不會出現又一次的大型群眾運動。但未來的群眾運動將會升級,只能看我們肯為民主付出多少而已。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這或許是句老生常談的話,但放在這個既似現代化但又不乏傳統的香港社會則仍然是有用的,更何況「雨傘運動」的本意就是爭取香港人三十多年來一直未竟全功的民主自由。不過,道高一尺,中共不斷的「洗腦」、「利益輸道」,正一步一步衝擊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果更多的港人抱有「犬儒」心態,更多的「港豬」對眼前所見視若無睹,那麼,縱然出現更多的機會,我們也不可能轉化成真正的成功的。

(原圖為BBC中文網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5日 下午10: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起訴曾蔭權│02年案例透視曾蔭權入罪關鍵:行為失當是否嚴重並有意及蓄意│隋定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