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防守出錯輸波 世盃外圍賽排名遭香港反壓│丘偉華

港大集會抗政治干預 修改法例關鍵要點〔外國案例研究〕│李文傑

2015-10-9 06:22
字體: A A A

關於香港大學的制度應如何改變,以及《香港大學條例》須如何須改,前文提到可參考新加坡(2006年之前)、加拿大、澳洲和英國的做法。這些地方的大學有哪些地方,值得港大師生、校友去深入研究,以至借用到香港大學,透過修改《港大條例》,為港大排除政治干預?

提出可以參考這幾個地方,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些大學都是按照英式傳統成立。雖然經過多年來的發展有不少變化,但仍有不少相似之處,甚至法例的內容和寫法都頗為相似。

先談不時被拿來與香港比較、在世界排名上亦常與香港爭持激列的新加坡。

直到2006年,《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列明,新加坡國立大學(NUS)校監由總統出任,角色是「Head of the University」(大學之首),與港大校監作為「首席主管人員」有別。NUS校監的職責為在出席校董會(Council)會議和學位頒授之時擔當主持。校董會主席及副主席則由校董互選產生。

不過,2005年新加坡國會立法通過將NUS(以及當地另一所大學南洋理工大學)公司化,按當地《公司法》成立。2006年法例實施後校董會(Board of Trustees)成員改為全由教育部部長委任,而校監則仍由總統出任。

新加坡的事物都會被不少香港人視為有參考價值,當然這裏提到NUS有參考價值的僅限於2005年或之前的安排。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總統好比一間公司的非執行主席,政府實際上由總理領導,由總統這樣的名義元首出任校監,體制上有別於香港由實際上作為政府首長的行政長官兼任校監的安排。

至於加拿大,成立《多倫多大學法》列明該校校監由校友選出。其他多所大學包括卑詩大學、卡加利大學、麥基爾大學、滑鐵盧大學的校監均由校董會選出和委任。其中《麥基爾大學規程》列明校監職責在於主持學位頒授,主持校董會和教務委員會職席會議,該校網站更指校監為名義首長(tituler head)。

澳洲方面,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雪梨大學和墨爾砵大學的法例都列明,校監和副校監均由校董會成員選出。

《墨爾砵大學法》更列明校董須直誠和誠實地行事,並且有責任以合理水平的技巧、適切的謹慎及努力行事,以及採取一切可行的步驟避免利益衝突。而《新南威爾斯大學法》則提到所有委任校董都須有校董會履行其職能所須的知識和經驗,並且賞識大學的目標、價值、職能和所為。

關於英國,相信不少港人都非常熟識一個例子,就是牛津大學校監為前港督彭定康。彭定康2003年經過兩輪投票,在第二輪中以51.53%的得票當選為校監。劍橋、牛津和倫敦大學等的校監都是由這些大學的畢業生選出,而其他大學一般都是由各校的校董會去選出和委任。

港大成員若要修改《港大條例》,重則可以倣效劍橋、牛津、倫大、多大等,將校監改為校友選舉產生,次之改為校委互選。至少亦要參考新加坡,取消校監作為大學「首席主管人員」的條文,及改由建制中如新加坡總統一樣無管治實權職位者(例如現任或退休法官)出任校監,及由校委互選校委會主席。

此外,墨爾砵和新南威爾斯大學列明對校董會成員的要求甚有參考價值,可加入《港大條例》作為對校委會成員的要求。而行政長官藉其校監身份委任校委的做法,亦可改由校委會提名人選後由行政長官任命,甚或改為由校委會經校董會及教務委員會同意後自行任命,此外亦可增加校友和學生民選代表比例。

總之,正如前文所述,目前由行政長官委任校委會主席、多名校委,再由備受政治干預之手控制的校委會負責任命大學校政高層任命,無論現任行政長官是否續任,此一做法都必須改變。港大師生校友在集會之外,必須從速研究,並爭取盡快付諸落實。   .   .   .. .

(撰文:李文傑)(原圖:Wikipedia圖片,原著者David Iliff按GFDL及CC BY-SA 3.0條款分享,相中建築物為Keble College Chapel。)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9日 上午6: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世盃外圍賽卡塔爾1:0勝中國 香港升至小組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