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月明網誌│難得一位好老闆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內地政治學者道盡港大被整底因

2015-10-9 23:45
字體: A A A

 

2015109日(星期五)

 

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

約四千名港大師生穿上黑衣在港大中山廣場集會,別有一番秋意。

中山廣場是為了紀念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的港大舊生孫中山而興建的。事隔百年,亞洲已經出現了很多個民主國家,但在中國大陸,民主卻漸行漸遠,而且拖著香港的後腳離去。

港大的生命彷彿在倒數中,叫人想起不幸離世的勞美蘭,呼吸,一日比一日更難。

追本溯源,自然因為港大是殖民地象徵,必須「被去殖化」,以至必須「被中國化」。而較為具體的底因,則是四年前的「八一八事件」。

一位於港大任教的海歸派內地政治學者,在其新著道盡箇中原委。

港大,煞似宿命地必然會走上中共建政初期的「北大之路」……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閻小駿在其新著《香港治與亂》一書中指出,香港出現了政治困局,而港大「八一八事件」恰正提供了一個了解這個政治困局的橫切面,可說是「歷史最關鍵的節點」。

內地學者閻小駿擁有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比強世功、齊鵬飛、王振民(《一國兩制白皮書》三大寫手)等「土法煉鋼級學者」更懂得運用西方術語去為中共政策解畫,真人表演後現代版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因而看似較具說服力。

閻小駿強調,當年中央決定派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副總理(準總理)李克強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就北京原意而言,這一精心安排訪問原來是中央政府向香港大學──以至香港的知識界和高等教育界──釋放政治善意的方式」。此話可謂間接確認北京此舉純屬政治動作,而他更進一步闡析箇中三重含意:

一、派出政治局常委,就規格而言僅保留給國家的最高級學府;

二、李克強講詞中,專門安排一段英文演講,藉此表達中央高度尊重港大作為中國領土上一所世界知名的英文大學的誠意;

三、李克強宣布中央每年支持一千名港大學生和教師赴內地學習、考察、開展科研項目,表達中央接納和鼓勵港大以中國頂尖高等學府身份,逐步進入國家高等教育圖景的態度。

閻小駿認為,「香港社會對北京所試圖表達的政治善意,似乎完全沒有領情」,反而「以中央政府始料不及的方式做出回應」。他進而歸納出香港媒體對李克強來訪的三點質疑:

1:質疑李克強坐上港大校監專用座椅;

2:質疑前港督衛奕信被安排坐主席台第二排;

3:質疑警察禁錮了港大學生李成康等三人;

閻小駿繼而認定,「這三項質疑觸及到特區與中央的關係、香港與前宗主國的關係以及特區政府與香港公民社會的關係這三個回歸後最為敏感的政治議題」。

言下之意,港大「八一八事件」就是「拒共」、「戀殖」、「反建制」的最大政治標本。逆向操作,「修理」港大就是削平這「三座大山」的最佳試點。

明乎此,可想見,在中共眼中,港大實在必須走上「解放」後的「北大之路」:

19492月,解放軍接管北京大學;

19512月,中共北大黨委成立;

19566月,北大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務委員會負責制」。

屈指一算,只需7年,而「八一八事件」距今4年。

港大的命運,會是時代的偶然,還是歷史的必然?

 

(原圖取自:樹仁新傳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9日 下午11: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皇冠郵筒都夠膽郁?仲有隨時成億個「女皇頭」硬幣!│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