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恃大陸得高位弄權柄的人 都應該看看的故事

譚志源「已沒跟進」有景轟 南沙香港園隨時借屍還魂

2014-3-22 04:57
字體: A A A

日前有報章引述政府內部文件,揭發政府研究在番禺南沙及珠海橫琴設立「香港園」,興建公共房屋以及讓「低增值」行業進駐,實行「流放」基層,其中南沙園區規模將達50至100平方公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翌日回應時卻稱,在「一國兩制」和法律之下構思都不可行,所以已沒有跟進。

問題是,「一國兩制」和香港的法律體系,真是園區不可行的理由嗎?如果不是理由,藉園區「融合」香港的計劃又會否再度加速?

據政府新聞處發言稿,譚志源3月18日的說法是:「第一,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第二,從我們本身的法律體系下,第三,從粵港合作機制的框架下,發覺有不少的構思或建議在實際上是不可行的,所以在較早的階段對一些不可行的構思,我們已經沒有作出跟進,基本上就是這樣。」

惟實情是:(1)、由香港管轄不屬香港特別行政區範圍的安排,已在蛇口東角頭的深圳灣管制站實施好幾年時間;(2)、《基本法》本身並無載列「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範圍;(3)、《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1條提到,「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

先談第(1)點。簡單來說,此為之有先例。由於要實行所謂「一地兩檢」,在后海灣深圳那邊的深圳灣管制站,以至到港深西部通道大橋在中方水域之上的橋面,都撥歸香港管制。據全國人大常委會2006年10月的「決定」,此範圍已授權香港「依照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實施管轄」。

此外,澳門半島北面的關閘邊檢大樓;以及設於珠海橫琴島的澳門大學校園,均同樣是由北京中央授權特別行政區管轄「租借地」的例子。

因此,如果要說在南沙(以至橫琴)設立香港園區,由香港依照香港法律管轄,本來就有深圳灣,乃至到澳門關閘、澳大橫琴校區這些先例可援。

再講第(2)點。的而且確,《基本法》之中完全沒有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界限。因此,要修改香港特區的範圍,根本毋須修改《基本法》!

香港特區的範圍,法律依據其實是1990年4月4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決定」的第二點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域包括香港島、九龍半島,以及所轄的島嶼和附近海域。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區域圖由國務院另行公布。」

而具體列出香港特別行政區範圍的,是1997年7月1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221號》。裏頭包括香港界線的文字表述,以及一幅地圖。

因此,如要增刪香港特區範圍(例如,將南沙香港園劃入香港,又或將西環中聯辦、或高鐵西九龍站、或中環新海濱的解放軍碼頭剔出香港範圍,又或者從中國全國任何一處割出一片地方,例如「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及/或其海域,劃歸香港特區),都根本毋須修改《基本法》,只須再出「國務院令」。

第(3)點,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奧妙之處。第31條的全文為「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此中,重點其實是後半部份。

亦即是說,「国家」可隨時在南沙(又或全國任何一處)設立港、澳以外的第3個特別行政區,甚至訂明此第3個實行香港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代管,香港永久居民可自由出入境和定居(情況與傑維斯灣地區﹝Jervis Bay Territory﹞不屬坎培拉澳洲首都地區﹝ACT﹞、西柏林不屬西德,卻又實行ACT法律/西德法律的安排類似)。

總而言之,譚志源提及的頭兩個理由:「一國兩制」之下,以及香港法律體系之下,園區並不可行,根本不成理由。

事實上,譚志源只輕描淡寫一句沒有再跟進,其實是將粵港或珠三角融合,香港「被規劃」的問題,以四両撥千斤的方式掃進地氈底。可是,當局藉園區又或任何其他手段,以至到進行過哪些研究、探討、構思,以驅使並加快香港與中國融合,本來就是個必須向公衆交代的問題。

跨界租地的例子,在中國其實並非不可能的事情:上海的洋山港,土地原屬浙江舟山,但卻由上海經營,就是個例子。

譚志源目前以「一國兩制」、以「法律體系」、以粵港合作框架,作為不再跟進南沙園區構思的理由。可是,由於頭兩點其實都不成理由,因此,只要第3點,亦即粵港合作框架不再成為問題,恐怕「一國兩制」和「法律體系」這兩個問題都會頓時「不存在」,香港「被融合」或「被溶合」再度加速。

:報道指南沙園區範圍達50至100平方公里。赤鱲角機場全島約為12.5平方公里、港島連同鴨脷洲等小島約為81平方公里,香港全境陸地才只得1,104平方公里。

(左圖為政府圖片,攝於深圳前海;右圖為Google Maps。)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2日 上午4: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民進黨禁包圍國民黨各黨部公職人員自我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