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指揮魏揚:我負法律責任,馬負歷史責任。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王維基的真正「死因」

2014-3-24 11:00
字體: A A A

不認不認還須認,任你將十萬九千七個流動裝置放在香港十八區(例如放在灣仔金龍雕塑的龍頭,深井燒鵝雕塑的鵝頭,以至油麻地玉器雕塑的玉頭),藉此證明果然可以收到CCTVB的節目,但卻依然對香港電視能否開台都無補於事,甚至只能強化有關方面封殺的決定。原因很簡單,因為在中港愈來愈「融合」(實為「溶合」)這主旋律下,香港,一如大陸,只會走上「普京之路」(當然,走不走到是另一回事)。

早前林行止先生推薦的《獨裁者的進化》(The Dictator’s Learning Curve),裏面就提到自由派政治運動組織「休戚與共」(Solidarity)成員鮑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的看法。

根據作者威廉•道布森的描述,涅姆佐夫五十餘歲,擁有物理與數學博士頭銜,曾任副首相及議員,會面時身穿泛白的牛仔褲、拉鍊毛衣、沒穿襯衫、腳踏黑色尖頭靴子,不似反對派領袖,更像上了年紀的搖滾明星。他的態度輕鬆自在,心思敏銳縝密,一下子就可以切入重點,指出「共產主義」與「普京主義」的差別。

涅姆佐夫如是說:「『普京主義』看起來比較聰明,因為它只剝奪你的政治權利,不碰你的個人自由。你可以旅行,想要的話,還可以移民到國外,也可以瀏覽網際網絡。唯一嚴格禁止的,是電視無法自由經營。電視受到控制,因為電視是最有效果的意識形態與文宣機器。回頭說來,『共產主義』既阻擋個人的自由,又禁絕政治自由。那就是為什麼『共產主義』看起來比『普京主義』笨多了。」(打個岔:始終認為,ideology的中文譯法,無論音意,「意底牢結」都比「意識形態」好。)

「駐京港人」陳冠中說的「中國現在有九成自由,另一成是碰也碰不得的」,大概就是「山寨版普京主義」吧,如今只是由北京來到北京道,由廣東來到廣東道,以至由上海來到上海街,如此而已。

而今問題是,「普京主義」把權力集中在一小撮人的手裏,他們必須無時不刻做出正確的判斷,必須慎思明辨、步步為營,而這是很難做到的。不過,最要命的還是,權力往往會落在有機心無機智的政治販子手裏……

 

(圖片來源:港台節目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4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所有人都是蠢才,除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