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警察濫打示威者歷歷在目 起訴曾健超勢令公眾更硬撐│范中流

袁國强申請將七警交區院 刑期封頂最多七年惹質疑│Steve Chan

2015-10-15 22:50
字體: A A A

七名被控襲擊公民黨成員曾健超的警務人員,將於下星期一(19日)在東區裁判署提堂。七人被控的「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GBH with intent),最高刑罰為終身監禁。然而,律政司司長袁國强卻表示,會申請將案件轉往區域法院審訊。

問題是,根據《區域法院條例》第82條,區院判處的監禁刑期不得超逾7年。

亦即是說,即使審理此案之區院法官,在審理此案及考慮案情之後,認為七警所犯的罪行嚴重,最多亦只能夠判處7年的刑期!

如果要判處超過7年的刑期,此案便須由高等法院原訟庭審理。

那麼,為何律政司不申請把此案交由高院原訟庭審理?

先談一下由高院和區院審訊有何分別。

目前香港只有高等法院會在審理刑事案件時設有陪審團,而在區院(九七前稱地方法院)和裁判署均不設陪審團審訊。因此,除非案件獲交由高院審理,否則便不會有陪審團的參與。決定定罪與否,就全賴區院法官或裁判官的裁決。

2009年11月,時任法律界議員吳靄儀曾就陪審團制度在立法會書面質詢當局。當時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回覆稱,政府當局並無計劃為區域法院的刑事審訊引入陪審團制度,又表示假如區院要引入陪審團制度而每年審理的案件數目不少於回覆當其時的話,對資源的影響和對陪審員人數的需求亦將會十分巨大。

簡單來說,就是資源問題。

黃仁龍當時並指出,區院的房間需要重新設計,以提供陪審員座位,並增設一個陪審員集合處、獨立通道及供陪審員使用的設施,包括等候室和一些夜宿設施,會對支援人員造成人手影響,亦有可能對法官的人手造成影響。

總而言之,就是面臨即使刑期重達7年,在香港面對審訊的被告仍無法得到陪審團制度這個普通法下的優良傳統,去決定其定罪與否。

當然,今次七警涉嫌毆打曾健超的案件已被傳媒廣泛報道,或會有人質疑在此前提下交由陪審團決定是否合適,會否導致不公平審訊,甚至會否導致辯方申請永久終止聆訊。

但其實,在審訊過程之中,法官會引導陪審團應考慮哪些資料,原則上不會因為廣泛報道而影響到陪審團的決定。

2001年香港特區訴李明治(Lee Ming Tee)案中,終院法官李義在判詞中亦曾指出,因為案情公開而永久終止聆訊、被告獲釋的案例是極度罕有,法庭會信任在法官的引導下,陪審團有能力按呈堂的證據和證人在庭上的供詞去判斷。

據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向傳媒解釋,以往高院上訴庭的判例中,七警現被控的罪行,一般的情況下被判處的刑期介乎3年至12年。張達明的說法已經說明,過去並非沒有因觸犯「有意圖而導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而被判處超過7年刑期的案例!

案件即將開審,有關七警所犯罪行的案情仍有待法庭上呈述,外間目前難有充份資訊以判斷他們的罪行須否判處7年以上之刑期。再說,現階段外間亦無法評估有陪審團和沒有陪審團參與,對他們定罪與否有多少影響。外間唯一能夠肯定的是,要是無人反對控方申請轉往區院,七警面對的刑期已經封頂。   .   .  

(撰文:Steve Chan)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15日 下午10: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睇場英超 最低消費要幾銀?│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