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日記|怪論連篇│林行止為梁振英提供一條做「港大永久校監」的絕世好橋

陳廷清

-浮白過客

半退休專業人,《電影雙周刊》創辦人之一,火鳥電影會份子,老鬼影評人,近年仍醉心於攝影和獨立錄像製作,浮沉於映像文化。

陳廷清網誌│聽不到的《閃亮的歌聲》

2015-10-15 23:20
字體: A A A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需要在文化知識基礎,有一定程度的共知,才能夠容易理解,避免不必要的誤解。除此之外,身體上的缺陷殘障,肯定會成為溝通橋樑的障礙。正常人跟身體有障礙的溝通方式,就基本上已經不同,不同的狀況,就需要有不同方法的認識,才能夠達到溝通上的暢通。正常人在說話和身體語言運用的方式,跟殘障人士溝通,一般都不會有認識,最近在一些有殘障人士參與的文化活動,對這方面有認識的劇場朋友,就提醒我一些應該注意的方式,以方便互相溝通和信任。

因為身體某方面的缺陷,在思維上亦可能會眼正常人的想法不同,在這方面我們可能是缺乏理解的。在法國電影《閃亮的歌聲》(Le Famille Belier) ,本身是聾啞人士的父母,原來發覺產下的女兒,並沒有跟自己有聽覺障礙,竟然不是樂見女兒先天健康狀態,反而是整夜互相擁抱痛哭,覺得女兒將來不能跟自己生活在同樣的聾啞狀態,會是家庭的遺憾。看到這個劇情細節細節,確實令我感到詫異,全不是自己會想像到的一回事。原來聾啞父母可以會有這樣的想法。

露安伊瑪拉(Louane Emera) 飾演波娜是全家唯一聽講健全的,自然成為全家與外界溝通的依賴,當她被音樂老師發掘了唱歌的潛質,要帶她去巴黎面試,父母的反應並不是為女兒發展的機會而高興,反而是質疑女兒要拋棄家人為自私的行為,使家庭產生衝突矛盾,這方面的保守意識建基於家人身體缺陷狀態,再加上父母對女兒長大不肯放手而產生,但最後還是看到女兒的潛質和心聲,放手讓女兒從小鎮農場去到巴黎發展她的音樂興趣事業。

導演艾力拉提戈(Eric Lartigau)在末段表現,波娜在面試時所唱出的歌曲歌詞,配合著少年終於要離家出外闖蕩的矛盾心情,並不是單純的拋棄養育父母不顧,而是在人生成長路程階段的狀況,讓父母要明白或者是醒覺女兒終於長成,需要放手面對她要獨立自主的情景,整個場面溫馨感人,達到家人之間互相鼓勵諒解的共融高潮境界。

影片在處理父母未能聽到女兒的歌聲,只能靠手語去了解歌詞,導演使用低弱的模糊聲響,去襯托母親的主觀狀況,這無疑是拍攝製作有關「聾人電影」的技術方式,每年的「聾人電影節」,均會有不少這類電影的放映,所看到的電影作品,大多是靠角色之間的手語和字幕去表現,跟《閃亮的歌聲》類同,這些電影可以加強認識一般正常人是與聾人某些異常或者是共通的地方,對弱勢社群有著增加共融的功能,但在拍攝上始終存在基本的技術處理問題。

(frenchcinemareview.com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15日 下午11: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饒靜慈網誌│識人好過識字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