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小心!有一雙眼睛看著你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投共藝人,別高興得太早!

2015-10-20 00:01
字體: A A A

 

20151019日(星期一)

 

形勢,看來真的比人強。

撐粵語的大馬歌手黃明志來港要「被勸喻」發表不評論中國政府的聲明,令筆者想起Rubber BandMr.「被河蟹」事件,以至近年王晶、高志森、溫兆倫的「愛國」言論。

如此等等,對應日前(1015日)《人民日報》及新華社在頭版位置披露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一年前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全文講話,以及昨天高調出版《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學習讀本》,在在令人感到,四十年代的「延安整風」,將會重現大陸、波及香港。

筆者想說的是,香港藝人不要以為自己不談政治、不理政治、不涉政治,就可以萬事大吉自求多福。事實是,即使名聲大如民國「四大名旦」之首的梅蘭芳,即使可以在軍閥和日軍面前面不改容,「回也不改其節」(不惜留鬚拒演),但一面對中共,也要乖乖「合作」,遑論一眾「為人民幣服務」的香港藝人!

 

關於習近平在一年前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四日前的有線中國組記者歸納得最簡潔。有線指出,習近平要求要求文藝界要遵守政府定下的基本要求,堅持為社會主義服務,並指出在一些作品中有人顛覆歷史、醜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是非不分、善惡不辨、以醜為美、過度渲染社會陰暗面,製造不少文藝垃圾。在習近平心目中,好的文藝創作是有一個定義,就是作者不能以自己的個人感受,代替人民的感受;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這亦是黨對文藝戰線提出的基本要求。

這基本上是重彈1942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舊調。由此路進,一場整風,山雨欲來。

1949年,中共建政前後,提出劇曲改革運動,要求「改人」(改為革命思想)、「改制」(改為國家所有制)、「改戲」(主要是禁演「封建戲」)。根據章詒和在2012年版《伶人往事》的「牛津版序」的說法,當時「梅蘭芳尚不識時務,藝術上依舊主張改良」。1949年11月22日,他接受訪問時說:

「思想改革與技術改革最好不必混為一談。後者在原則上應該讓它保留下來,而前者也要經過充分的準備和慎重的考慮,再行修改,才不會發生錯誤。改要改得天衣無縫,讓大家看不出一點痕跡來。不然的話,就一定生硬,勉強。俗語說『移步換形』,今天的劇戲改革工作卻要做到『移步』而不『換形』。」

梅蘭芳的言論不過是就表演藝術的技術問題而發,但依然被批判,嚇得他在5日後的一個座談會上即改口說:

「關於京劇的內容與形式問題,發表過的『移步不換形』,覺得是不對的。形式與內容不可分割,內容決定形式。移步必然換形。」

此後,梅蘭芳無論發表文章或講話,相關稿件都會先給領導過目,這才會公開。顯然,中共建政初期,已經成功令一代宗師淪為驚弓之鳥。而其梅劇團也是最早被改組的。

1955年4月,梅蘭芳在其舞台生活五十年紀念大會上發表講話。此時也,中共不過建政五年半,但梅蘭芳已經由「梅派宗師」淪為「歌德(歌功頌德)派術士」,尤其是他說:

「在舊社會裡,我辛辛苦苦地演了幾十年的戲,雖然在藝術上有過一些成就,但服務的物件究竟是什麼?卻是模糊的。解放以後,我學習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才懂得了文藝應該首先為工農兵服務的道理。明確了這個方向,我覺得自己的藝術生命才找到了真正的歸宿。從我國大陸解放到今天,雖然只有五年多,五年多的時間不能算長,可是在我六十年的生命史中卻是最寶貴的一個階段。在這個階段裡,無論在政治上、藝術上,我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我還決心從事於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學習。我深深體會到,作為一個人民的文藝工作者,如不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世界觀,空談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藝術創造,那是難以想像的。」

問題是,縱是如此,根據章詒和的說法,1958年10月北京市文化局黨組發表的《關於進一步改造民間職業戲曲劇團方案》裡,官方竟然直接把梅劇團的管理方法稱之為「封建班主的經營模式」。換言之,任你如何低聲下氣,不放過你就是不放過你!

章詒和說,梅蘭芳是不幸的,因為死得太早(196188日、終年66歲)。筆者卻認為,他是幸運的,因為死得夠早,無需經歷文革,無需像當年的中國人,無需像今日的香港人。

 

(原圖取自:互聯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20日 上午12: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擇宅藍網誌│樓價要跌 睇四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