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13──香港是我家

陳建平

-事後in

除了是《852郵報》記者,我其實也是香港電台TeenPower《80革命》的主持。每星期訪問一位嘉賓,通常事後總有千言萬語想講,既然如此,索性就來一個事後in,延續那個interview的未完之事。

陳建平網誌│沒有檔案,也就沒有記憶

2014-3-23 11:20
字體: A A A

申訴專員黎年今個月底離任,日前就爭取時間,臨別送多梁振英一程,批評政府在公開資料以及保存檔案上明顯不足,甚至觸碰一個相當敏感的話題──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

須知道,這兩個法例一立,許多政府檔案和資料都要保存兼向公眾交代,哪豈不是要當權者將自己做過的醜事壞事都公諸於世?試問天下間怎會有當權者願意這樣做?所以也很容易理解,為何三任特首從來無人主動做過。

黎年對政府的批評,令我想起去年9月,小弟曾有幸訪問前政府檔案處署理處長朱福強。之所以說是「有幸」,不僅由於我很敬佩他,也因為他早已退出江湖,但還願意上我這個爛鬼節目做嘉賓,實在難得。

說回正題,朱福強的故事,本身亦與捍衞政府檔案息息相關。話說1995年,港英政府決定將檔案處由中環遷往屯門,然而,新址附近佈滿各式各樣的工廠大廈,朱福強深信該處容易發生火災或盜竊等意外,因此絕不適合存放重要的政府檔案。

他向上司抗議,並經歷過兩年的抗爭,最終才「成功爭取」將檔案處遷往觀塘較安全的現址,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但朱福強自己的仕途也行人止步,始終不能做一個坐正的正式處長。

抗爭從來都要付出代價,可能你覺得朱福強的決定很愚蠢,但如果世界沒有這些蠢人,恐怕也不能有任何進步。朱福強退休後,繼續其愚蠢的思想,奮力爭取香港成立檔案法,務求為他一生熱愛的政府檔案作紀錄和保存。

不過,正如梁振英競選時曾經跟他「承諾」過:「對,香港有很多事情應該做」,又一次的語言偽術,成功打發你們這群檔案佬,願望再三落空,只恨沒有為梁振英的「承諾」存檔。

他說:「沒有檔案,就沒有記憶,就沒有歷史,就沒有文化,就沒有希望和將來。」我不敢把話說得這麼大,我只會講,沒有檔案,任何當權者做過的壞事也不能公諸於世。說到底,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是環環緊扣、一脈相承的法律,首先要強制存檔,再全面向公眾公開,這樣才是真正透明的政府。梁振英,你聽到我們的聲音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3日 上午11: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莫紫瑩網誌│隨時會變身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