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程條文有別中大 港大校委會主席最快明日委出│隋定嶔

汲水門事件│梁特左報藉撞橋狙擊泛民區選選情 謬論充斥低處未算低│李文傑

2015-10-28 23:57
字體: A A A

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二在行政會議開會前「放矢」,指摘因為司法覆核而導致可作青嶼幹線替代道路的屯門赤鱲角連接路延誤落成,當然絕非「無的」。今日(星期三、28日),《大公報》和《商報》就出動社評,分別抨擊公民黨和「某些反對派『大狀』」,而《文匯報》亦在報道以外附上「特寫」一則。

連同梁振英今天下午「視察」連接路工程,實在難以令人相信一連幾日來的種種指控不是「借題發揮」。

整個「勢頭」,不禁令大家再度想起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2011年5月,藉到立法會出席答問會時,批評就港珠澳大橋的司法覆核,是濫用司法,那忽然鋪天蓋地的一幕。

故此,大家實在不能排除今次是梁振英集團藉着今次躉船撞橋墩的「汲水門事件」,作為打擊政敵的手段。

當年曾蔭權的質疑,隨即引起泛民主派議員讉責其向法院施壓,大律師公會和律師會亦發出聯合聲明,指斥在司法程序中尚待裁決的案件(sub judice),與當事人有密切關係的人士公開評論案件「尤其不恰當」(highly inappropriate)。

只可是,香港如今的政治氛圍,已江河日下不媲當天。 

然而,關於今次的攻勢,水平之低,只能說,實在叫人失笑。

《852郵報》連日來已刊出多篇文章指出,梁振英既搞錯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海底隧道部份的長度,兩度誤把整條連接路隧道加高架橋合計的長度當作隧道的長度,指摘司法覆核令連接路延誤落成的相關年份,又與2011年署理運房局局長邱誠武在立法會席上的說法不符,涉嫌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但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就《大公報》星期三的社評為例。文章以「這位經常口角叼着一根牙籤的朱婆婆」形容入稟覆核港珠澳的朱綺華(「口角叼着一根牙籤」的實為2004年領匯上市的盧少蘭),並且一再重覆梁振英的錯誤,把覆核「導致」連接路延誤的年份,由2016年延誤至2017年,說成由2017年延誤至2018年。

更嚴重的錯處在於,社評稱「就是如此一場官司,赤鱲角機場才會在上周五的大橋意外事故中成了『孤島』,影響民生、貽笑國際。而一切問題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正正就是那個經常把什麼公義、民意掛在口邊的『大狀黨』公民黨。」

《大公報》的說法,只能夠在連接路在上星期五(10月23日)汲水門撞橋事件當天或之前通車,才有可能發生。但既然連《大公報》都認同梁振英的說法,指覆核令連接路完工之日由2017年延誤至2018年,則無論如何上星期五撞橋當天,赤鱲角和大嶼山都會成為「孤島」,都會「影響民生、貽笑國際」

社評劈頭就提到「眼前,距離新一屆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十一月二十二日)只有二十多天時間」。

整則社評,無論是開首還是結尾,都觸及到區議會,充斥着「這樣的政黨候選人又怎能信得過、那一票又怎能『投得落』呢?」、「如果有意把選票投給這個「大狀黨」,不妨先想一想、問一問,當日公民黨為何要包攬訴訟、阻撓港珠澳大橋興建,令到今日赤鱲角機場隨時身陷『孤島』困境?」的指控。

不要忘記,2011年年底,同樣有區議會選舉。而且當年關於「濫用司法」的指控,更蔓延到翌年的立法會選舉,連「扮中間」的自由黨候選人都曾在宣傳街板斥責司法覆核。

接下來還會捲入「汲水門事件」的,除運房局、海事處、路政署、運輸署等部門外,相信還會包括選管會和選舉事務處。

梁振英今天在工地,已不再談及落成年份和隧道長度,轉談連接路落成後由屯門南到赤鱲角可省回22公里路程、20分鐘車程,但卻又稱「我哋㖿剛才呢㖿向前行咗入去㖿管道大概500米嘅深處」,所指的並不是水平基點以下500米深,而是入口500米的距離。(試問一般人如何可行到海平面下500米深的地方?)

有時候,真不知道是誰在把香港帶離文明世界,變成「孤島」,誰在使到香港「影響民生、貽笑國際」。  .   .  . ..

ta kung pao chek lap kok tunnel

(撰文:李文傑)(原圖: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28日 下午11: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思言財雋:立法取締零團費旅行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