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為什麼有些語言像機關槍?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中共港共迫人太甚  各方「稀客」投入「攬炒文化」

2015-10-30 23:26
字體: A A A

 

20151030日(星期五)

 

香港「攬炒文化」隨著港大「竊聽風雲」而更趨白熱化!

而今反應是:天厭之!天厭之!

而今問題是:孰令致之?孰令致之?

而今答案是:中共如是!港共如是!

筆者無意再說什麼「攬炒是怎樣煉成的」,反正牛頓第三定律(作用力等於反作用力)已可一言道盡。筆者反而好想指出一個現象:除了「泛民」、「佔中三子」、「雙學」,近日不少「稀客」都投入「攬炒文化」!

例如港隊門將葉鴻輝,以至國粹老將盧子健,甚至香江健筆林行止。連這些「稀客」都忍不住擲筆而嘆拍案而起,不能不說香港已經陷入「攬炒文化大革命」……

 

「攬炒」是「鋤大弟」術語,從前叫「攬住死」,成語叫「玉石俱焚」,古語叫「時日害喪,予及汝偕亡」(意謂:「這個紅日暴君什麼時候死?我和你同歸於盡!」)。

三年前,香港人開始思諸「攬炒」;三百日前,香港人開始訴諸「攬住死」;三十日前,香港人開始求諸「玉石俱焚」;三日前,香港人開始形諸「予及汝偕亡」。

變本,果然可以加厲!

道消,果然真的魔長!

難怪連不少「稀客」都忍不住要發聲,其中以葉鴻輝、盧子健、林行止最值得大家留意和反思。

個案一:葉鴻輝:我贏唔到都要阻你出線!

9月2日,香港足球代表隊作客深圳戰中國前夕,《壹週刊》刊出港隊門將葉鴻輝的專訪。這位曾獲中超球隊「貴州人和」問津的門將在專訪中一方面強調本土意識(「我土生土長,同中國冇關係,中國還中國,香港還香港」),另一方面流露「攬炒」心態(「香港越畀人睇死就越要有表現,就算今次我贏唔到,我都要阻止你〔中國〕出線。」

個案二:盧子健:我們別無選擇,這場仗唯有打下去!

10月2日,擱筆好一陣子的知名公共事務顧問盧子健忽然在《明報》發表文章,回應港大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做副校長一事,強調「除非是準備放棄香港的核心價值,準備放棄香港的一制,港大人與公民社會都沒有選擇,只能應戰。那些還在留戀建制地位或者貪圖小利的傳統精英,尤其是港大出身的,應該好好地想想:港大倒下去之後,香港不一樣,建制也會不一樣。傳統精英到時如果不被趕走,亦會淪為建制內的過氣附庸」,其後在結語更重申「這場仗不好打,但我們別無選擇,這場仗唯有打下去」!

須知道,盧子健在港大讀書時被歸類為親中的「國粹派」,其後成為首倡「民主回歸」的論政團體「匯點」的秘書長,及至匯點被併入民主黨,仍屬較為「溫和」、「理性」的一系,如今竟然強調「只能應戰(中共)」,反映出事態已經發展到極為嚴峻的地步(佐證:遲至6月5日,立場新聞刊出盧子健的訪問時,他仍在說:「究竟同中國的關係,應該是維持友好,是朋友但又對抗,抑或全面對抗?真的好難拿捏。」)。

個案三:林行止:不如立法規定港人放棄英國護照!

10月22日,《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在其專欄評論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的「去殖民化」言論,出奇地以鮮見的「對抗」口吻說:「香港欲『去殖民化』,最具象徵意義的莫過於立法規定港人放棄英國(為示不針對英國,應為所有外國)護照!事實上,持有外國護照者均宣誓効忠護照國,他們從政(選民),豈非等同代表「外國勢力」……。不過,此議肯定無法獲得控制議會的建制派支持,陳佐洱亦不會同意,因為他們(或他們的家人)持有外國護照的肯定佔大多數!」

結語:黃蜂與蛇

《伊索寓言》有一個「黃蜂與蛇」的故事,話說一隻黃蜂坐在一條蛇頭上,不停地用刺去刺牠,幾乎要了牠的命。蛇忍受著極大痛苦,卻怎也想不出辦法對付這仇敵。此時也,一輛滿載笨重木材的貨車駛來,蛇就將頭放到車輪底下,並說:「讓我和仇敵同歸於盡吧!」

 

(原圖取自:《Fast and Furious 7》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0月30日 下午11: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大取得法庭禁制令(附校方新聞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