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風波蔓延法庭傳媒 入稟程序不妥立壞先例│隋定嶔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借史學宗師最後寄語  向馮敬恩及一眾青春無敵者致意

2015-11-2 23:18
字體: A A A

 

2015112日(星期一)

 

因為青春,所以無敵!

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以至年前留守在夏慤道、彌敦道、怡和街的一群,都是青春的,因而無敵!

近日針對馮敬恩公開港大校委會部分委員發言內容,以及匿名者暗中錄音事件,一眾名流都像被粵語長片少生呂奇上身,左一句「卑鄙」,右一句「無恥」,前一句「下流」,後一句「賤格」,儼如老一輩要向新一代發動總攻擊,把文革的「世代戰爭」顛倒過來。

於是想起與湯恩比齊名的史學宗師威爾杜蘭(Will Durant)的遺作《落葉》(Fallen Leaves)。

這位享年96歲的智慧老人一方面說「人應該在巔峰階段死掉,但是沒有,正因為這樣,『年輕』與『死亡』才會在街上碰見彼此」,另一方面則道「年輕是我們唯一真正活著的階段,大部分年過四十者不過是個影子」。

今天不想講政治,只想借杜蘭的「遺言」向新一代致意……

 

杜蘭在《落葉》第四章〈論老年〉裡強調,「人應該在巔峰階段死掉,但是沒有,正因為這樣,『年輕』與『死亡』才會在街上碰見彼此」,然後就寫出這樣的一個大城小景:「又有一次,年輕人在街上被一幕景象吸引,停下腳步。只見一個蓄腮鬚的老人家拄著拐杖,站在第五大道洶湧如尼加拉瀑布的車流前面,不知所措。他滿臉皺紋而臉色病黃,表情又慈祥又困惑又惱怒,代表著一個被激烈變遷的世界拋在後頭的悲哀世代。諸神大概就是擔心這類人的心靈會因為無窮變化的壓力而崩潰,才會把石磨推得那麼緩慢。」

江湖愈老,膽子愈小。也許,這些年,香港走得慢,不是因為太年輕,而是由於太年老。

這一章,杜蘭的結語是:「所有生命皆是以犧牲其他生命作為代價,所有有機體都會吃其他有機體。」

而今問題是:放諸香港,犧牲的,被吃的,卻是年輕的生命。

現在,請回過頭來看第二章〈論年輕〉。

杜蘭說:「年輕是從遊戲階段到工作階段的過渡時期,是從倚賴父母到倚賴一己的過渡時期。年輕人有一點點無法無天和自尊自大……年輕人開始進入世界,第一次嘗到自由的滋味,他暢飲自由的歡愉,等著征服和重塑宇宙。」年輕人就是要改變世界,即使有一千個年輕人長大後都被世界改變了,還有第一千零一個。

杜蘭引述古希臘著名演說家狄摩西尼(Demosthenes)的話語,指出年輕人有三大特徵:第一個特徵是「行動」,第二個特徵也是「行動」,第三個特徵仍是「行動」!因而愛刺激和冒險。他甚至認為,「一個人年不年輕端視他愛不愛冒險」

由此路進,年輕人「不太能忍受法律和秩序。人們要求他安靜,殊不知噪音乃是年輕人的重要介質;人們要求他們消極無為,殊不知他嚮往行動;人們要求他保持清醒和審慎,殊不知年輕的血液會讓人陷於『持續的酣醉』。那是一個放任的年齡階段,以『無事不過分』(Panta agan)為座右銘。他從不疲倦,總是活在當下,從不為昨天後悔,從不為明天憂慮。年輕是一個感官尖利而欲望尚未冷卻的階段,經驗還沒有因為重複和幻滅走味,每個感覺皆甜美而輝煌」。

杜蘭關於年齡的最後箴言是:「對我們大部分人而言,年輕是我們唯一真正活著的階段。大部分年過四十者不過是個影子,是火焰燃燒後剩下的灰燼。人生可悲之處在於他只會在偷走青春後方給予我們智慧。」

而今問題是:放諸香港,年老的,卻未必有智慧。

 

(原圖取自:互聯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2日 下午11:1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姚啟榮網誌│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