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評局指考生發錯音 但其實career同Korea是同音字│李文傑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港大無間道上唯一可能生路──獨立!

2015-11-9 22:46
字體: A A A

 

2015119日(星期一)

 

隨著第三位港大校委王䓪鳴的發言錄音流出後,「港大風暴」可謂愈來愈似困獸鬥,雙方陣營一干人等儼如輪番置身一個八角形鐵籠中,進行《激戰》式MMAMixed Martial Arts、又名「無限制格鬥」),慘烈程度,儼如地下鬥狗。

身為港大舊生,筆者實在不忍看下去,是以嘗試提出一個較為「文明」的建議,供方家賜正。

這個建議就是「私有化」港大,好讓港大真正「獨立」……

 

4300日前的建議

2004年1月30日,UGC(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公布一份名為《香港高等教育──共展所長 與時俱進》的文件,「就本港的高等教育體系發展採取策略性手法,使每所院校因應本身的優勢擔當獨特的角色」。翌日,《信報│社評》即建議中大和港大積極考慮「私有化」。

《信報社評》認為中大和港大都有條件推行私有化,並拿出數據分析:

按教資會提交立法會的文件顯示,最受推崇的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在2004/05的撥款,分別為22億及213000萬,為了令兩家大學「安心」地轉型為私立大學,政府可以一次過撥給中大和港大十年經費,合共為453億,十年之內,兩家大學可以在不虞經費短絀的情況下,用十年時間向各界籌款—中大和港大在政府推行的配對籌款(matching grant)計劃中,表現遠優於其他大學,證明社會各界認同它們的成就;既有充裕的資源和充足的時間,難道中大和港大仍然沒有信心「私有化」?(筆者按:UGC的最新資料顯示,2015/16年度的撥款,中大有38億4250萬,港大有39億1560萬,若計算十年經費,則合共775億8100萬)

至於「獨立」理據,《信報社評》認為:

“教資會表面上是「獨立」於政府、負責向大學撥款的機構,但政府在背後操盤、掌控大局的事實,大專界人人皆知……大學要真正享有獨立自主的學術自由,不但應該逐步減少依賴政府公帑,甚至應該轉型成為私立大學,擺脫政府的指指點點。”

不過,同年3月31日,當時身兼大學校長會召集人的科大校長朱經武卻指出,按照美國大學實行私有化的例子分析,大學最少要有六、七千億元基金儲備作為後盾才可成事,但香港未為大學從事研究工作成立任何支援系統,故即使勉強推行私有化,亦難以將大學變成國際級學府,所以香港難以在現階段將大學私有化,云云。

朱經武開出的天文數字,相信有一定的「阻嚇性」,以至記者當時及之後都似乎沒有跟進。但事隔一年多而較為貼近實情的言論卻顯示,朱經武有「報大數」之嫌。

 

500億元的承諾

2005年5月28日,時任港大副校長程介明認為,港大私有化「仍不是時候」,理由是「若港大真的要成為私立大學,便要增加學費和獎、助學金,以至其他軟硬件配套,這筆錢大概要四至五百億元」。

表面上,程介明否定港大私有化的可能性,但其實當時已盛傳,政府曾向港大摸底,而且提供的基金數額,更接近程介明的「開價」。這個傳言,最近更得到《信報》前總編輯陳景祥的證實。

今年5月21日,陳景祥在《明報》發表文章,慨言:

“大學要爭取真正的獨立自主,為何不從「公」變「私」,辦一家私立大學?現在說來是十年前的事了,當時經常跟政府高官吹水,說到教育時,我問:為何政府不鼓勵搞私立大學?現在幾家歷史較長、地位較高的本地學府,有沒有可能私有化?據知,政府高官真的嘗試過摸底,向香港大學開出的條件,是政府提供十年的經常開支,只象徵式收取地價,然後港大脫離政府的資助網,成為自負盈虧的私立大學;據說港大婉拒了。”

陳景祥更指出一位經濟學權威和一位法律經濟學權威多年前都已認同的方向:

香港現在的私立大學都是規模小、水平及不上受政府資助的幾家大學,但它們也很受學生歡迎,能夠在基本自負盈虧的環境下生存。歷史悠久,有龐大校友網絡資源的大學,為何反而怕脫離政府?

 

校友捐獻最關鍵

事實上,早於2006年1月22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1992年諾貝爾經濟學得主貝加(Gary S. Becker)和美國聯邦上訴庭首席法官、「法律經濟學」推手波斯納(Richard A. Posner)已在他們合作的網誌上分表發表相關文章。簡言之,貝加認為大學可以透過網絡方式上課廣招學生以增加收入,而波斯納更明確指出校友捐助的重要性。

波斯納認為:

通常就非營利性的大學校院而言,他們需要許多有錢的校友捐助,而校友也通常是主要的捐助者(這行為部分是出自感恩,部分則是出身名校的光榮感,希望母校更卓越的一點利他心)。這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

與此同時,波斯納提出一個基本考量:

“這也許是為什麼辦學非常成功的大學校院,歷史都很悠久的因素。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去發展「校友」這一部分資源。”

由此路進,「百年老店」港大應該具備這個要素,而中大則有點勉強。

當然,波斯納不忘指出,如此一來,大學則難免會踏上「貴族化」之路:

“非營利性的大學校院是相當昂貴的。對家境並不富裕、前景也沒有那麼被看好的孩子而言,要進入這些名校是更困難的,因為這些名校通常還有「校友後代」的條款──這是名校募款的重要財政策略之一。”

關於這個魚與熊掌式命題,放諸當今港大恐怕已成偽命題。誠如陳景祥道:

“學術自由是開放社會的重要資產,要政府不干預,大學就應該不靠公帑。不依賴政府的錢,行政長官自然就不能當它的校監。經過陳文敏教授的委任風波,港大會否後悔當年沒有脫離政府?”

 

結語:匹夫無罪  懷璧其罪

筆者自知書生論政,畢竟此一時彼一時、生有時死有時、破有時立有時,「港大獨立」猶如「港台獨立」,既有「時不利兮騅不逝」之歎,復有「騅不逝兮可奈何」之哀,更有「虞兮虞兮奈若何」之憾!

正是:中國連愚不可及的阿Q都「不准革命」,更何況是港大這個「革命溫床」?

事到如今,筆者仍不吝淺薄提出建議,旨在祈盼大家都可以回到「批評與建議齊飛,理論共實踐一色」的原點。因為,筆者依然相信,態度決定高度。

退一步說,此議總算可以將球打回對方場區,而對方不得不作出回應。

退一萬步說,至少可以在輿論上立於不敗之地,然後待時而動,而不至於及「事」而終。

 

(原圖取自:www.heritage.gov.h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9日 下午10:4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鞠躬唔夠明顯遭圍攻 郝爾彬用行動秒殺批評│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