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言郊園住屋二元對立 梁特宜先拆粉嶺別墅開風氣先│范中流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DSE考生沒寫錯  不是「前途」  而是「錢途」

2015-11-10 21:03
字體: A A A

 

20151110日(星期二)

 

考評局出版DSE(文憑試)《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並向傳媒發放報告撮要,隨即引起熱議,不過大多集中笑談「孟母三遷」是「怪獸家長的表現」(這個答案確有道理)。其實,把「前途」寫成「錢途」,不但具有歷史意義,更反映出新一代對香港現狀的認知。

語言哲學大師維根斯坦說過:「語言是思想的載體。語言的盡頭,就是思想的盡頭。」放眼香港,則不妨說成:「錢途是前途的載體。錢途的盡頭,就是前途的盡頭」。

撫今追昔,不但「個人前途問題」是「個人錢途問題」,就連「香港前途問題」也是「香港錢途問題」!

假如曾偉雄是考評局主席,相信也會對一眾寫了「錢途」的DSE考生說:「你哋冇做錯到(你們沒有做錯)!」……

 

首先,必須指出,苟存性命於當今香港「盛世」,「錢途」既不是錯字,更不是別字,而是符號學上的「所指」。簡單講,符號由兩個部分組成,一個是「能指」(signifier),一個是「所指」(signified)。為方便理解而粗疏一點說,「能指」就是符號,「所指」就是本質。換言之,「前途」只是符號,「錢途」才是本質。

三年前,語言偽術尚未泛濫成災,「前途」這個符號還有一點蒙騙作用。事到如今,連三歲小孩都不屑再寫「我的志願」,自然索性直指人心,見證「錢途」這個本質。

事實上,早前有機構研究發現,20年(1993-2013年)來,本港大學畢業生的薪金今非昔比,起薪點中位數較20年前下跌17%(由1993年的13158元下跌至2013年的10860元;若反過來以10860元為基數,那就意味當今大學畢業生要加三成薪金,才可追上20年前的水平),可謂了無錢途,遑論前途。

如是觀之,那些DSE考生不過是寫出新一代的「心聲」,如此而已。

再來,就是「香港前途問題」。

雖然「香港前途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政治問題,但在中國的盤算中,卻由始至終都只想保留香港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五十年不變,所以其實是「香港錢途問題」。而香港有沒有「前途」,又主要視乎在中國眼裡有沒有「錢途」。由於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董建華做特首時則把七百萬人都塑造成「董伸手」,一來一回一上一落一消一長之下,香港恐怕「前途似咁」(順便一提:被北京視為「特區中的特區」,擬以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前海」,其實也被稱為「錢海」)。

假如維根斯坦復生,而且參加香港遊,興許會說:「錢途是香港的載體。錢途的盡頭,就是香港的盡頭。」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10日 下午9: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郝爾彬成功爭取 愛國都有得量│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