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巧合?偶然?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嶺大副校風波│諾獎得主指應開除抄襲教授〔附文壇泰斗妙論文憑工廠〕

2015-11-11 23:05
字體: A A A

 

20151111日(星期三)

 

香港在腐爛……

《蘋果日報》今日頭條披露,嶺南大學協理副校長兼總務長夏迪星(Herdip Singh2013年取得菲律賓太歷國立大學(Tarlac State University)博士學位,其畢業論文涉抄襲一份來自瑞典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的碩士論文。嶺大其後發表聲明,決定成立獨立調查小組就事件進行調查。不過,由於調查小組成員全為校內人士,隨即惹來「獨立性」的質疑。

抄襲(或者更準確的說法是「剽竊」〔plagiarism〕),尤其是學術上的剽竊,一直都令人不齒。199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貝加(Gary S. Becker)不但嚴詞譴責,更認為涉事教授應該被開除。不過,對此,他並不樂觀……

另一方面,《蘋果》即時新聞亦都揭發,事件原來還牽涉嶺大「超級校董」李以力,並指夏迪星透過李以力開設的國力書院(Lifelong college)取得菲律賓太歷大學的博士學位,以至該書院有文憑工廠之嫌。

關於文憑工廠(俗稱「野雞大學」),文壇泰斗錢鍾書在經典作品《圍城》裡曾作出妙論,筆者特節錄精彩情節,好讓大家眼巴巴看著香港腐爛之餘,勉強幻想正在吃臭豆腐,聊以自慰……

 

貝加在其2005年4月24日發表的網誌中談到剽竊。他首先定義何謂「剽竊」(plagiarism):「剽竊者(Plagiarists)把別人的功勞歸於自己,仿冒者(counterfeiters)則是以仿冒的行徑榮耀他人。」言下之意,剽竊罪更大。

貝加續指:「比起剽竊的學生而言,教授和其他作家們的剽竊行徑,掠取了更多別人的努力成果……因為在學術領域中,要贏得學術聲譽,關鍵在於文章被引用……〔而〕教授的剽竊所得,遠比學生剽竊一篇學期報告要來得多。學生頂多得到高分,但教授獲得的是職位、升遷與聲望。此外,教授們要比學生們更清楚地知道,只是依賴他人的貢獻是一回事,而剽竊又是另一回事了。」

貝加認為:「如果他們(教授們)犯下的是明顯並且膽大包天的剽竊行徑,就應該被開除。」不過,他緊接道出「學學相衛」這個根本問題:「不幸的是,如果這些教授身居要職的話,要開除這些人簡直難如登天,因為這意味著要撤銷他們的職務,必須透過激烈的訴訟與其他手段。特別是,美國大學教授協會(某種教授工會)只要遇到有人想設法撤銷協會成員的教授職務,就會以幾近宗教狂熱的方式進行反抗。」

對照嶺大成立調查小組調查夏迪星涉嫌剽竊事件,情況顯然未許樂觀。

 

至於李以力涉嫌開設文憑工廠,自然會令鍾樹根、葛珮帆等人學歷受到新一輪的質疑甚至訕笑。而關於文憑工廠,最抵死的描述都可算是錢鍾書在《圍城》裡的插曲,現特節錄如下,以饗讀者。

《圍城》第一章節錄:

〔筆者按:話說男主角方鴻漸在歐洲混足四年,計劃回國,但沒有博士學位,被父親及外父曉以大義〕方鴻漸受到兩面夾攻,才知道留學文憑的重要……一天,他到柏林圖書館中國書編目室去看一位德國朋友,瞧見地板上一大堆民國初年上海出的期刊……信手翻著一張中英文對照的廣告,是美國紐約什麼“克萊登法商專門學校函授班,將來畢業,給予相當於學士、碩士或博士之證書,章程函索即寄,通訊處紐約第幾街幾號幾之幾,方鴻漸心裡一運,想事隔二十多年,這學校不知是否存在,反正去封信問問,不費多少錢。那登廣告的人,原是個騙子,因為中國人不來上當,改行不幹了,人也早死了。他住的那間公寓房間現在租給一個愛爾蘭人,具有愛爾蘭人的不負責、愛爾蘭人的急智、還有愛爾蘭人的窮……他當時在信箱裡拿到鴻漸來信……想了半天,快活得跳起來,忙向鄰室小報記者借個打字機,打了一封回信,說先生既在歐洲大學讀書,程度想必高深,無庸再經函授手續,只要寄一萬字論文一篇附繳美金五百元,審查及格,立即寄上哲學博士文憑……方鴻漸看信紙是普通用的,上面並沒刻學校名字,信的內容分明更是騙局,擱下不理。愛爾蘭人等急了,又來封信,說如果價錢嫌貴,可以從長商議,本人素愛中國,辦教育的人尤其不願牟利。方鴻漸盤算一下……買張文憑去哄他們(父親和外父),好比前清時代花錢捐個官,或英國殖民地商人向帝國府庫報效幾萬鎊換個爵士頭銜,光耀門楣,也是孝子賢婿應有的承歡養志……索性把價錢殺得極低,假如愛爾蘭人不肯,這事就算吹了,自己也免做騙子,便覆信說:至多出一百美金,先寄三十,文憑到手,再寄餘款;此間尚有中國同學三十餘人,皆願照此辦法向貴校接洽。愛爾蘭人起初不想答應,後來看方鴻漸語氣堅決,又就近打聽出來美國博士頭銜確在中國時髦,漸漸相信歐洲真有三十多條中國糊塗蟲,要向他買文憑……於是他抱薄利暢銷的宗旨,跟鴻漸生意成交。他收到三十美金,印了四五十張空白文憑填好一張,寄給鴻漸,附信催他繳款和通知其他學生來接洽。鴻漸回信道,經詳細調查,美國並無這個學校,文憑等於廢紙,姑念初犯,不予追究,希望悔過自新,匯上十美金聊充改行的本錢,愛爾蘭人氣得咒駡個不停,喝醉酒,紅著眼 要找中國人打架,這事也許是中國自有外交或訂商約以來唯一的勝利。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11日 下午11: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鈺成示範「語言藝術」 暗示有力再鎅梁特票│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