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喬治王子大個究竟似唔似爸爸?│杜連魁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點解愈來愈多港人公開講粗口?著名文化人:皆因鄙視當權者!

2015-11-12 22:39
字體: A A A

 

20151112日(星期四)

 

「點解講粗口?令你心中無恨仇?難道學識講粗口,就會解開心裡憂?」這是1979年夏韶聲主唱的《點解講粗口》,改編自1975年陳秋霞主唱的《點解手牽手》,都是黃霑、黎彼得的本土情懷傑作(還有一首由許冠傑主唱的《點解要擺酒》)。而我之所以會在這裡提出來,緣於今日有個的士大哥講起日前嶺大校董何君堯出席嶺大諮詢論壇中途,以有同學講粗口為由憤而離場一事。那位的士大哥說:「香港政府不講道理,香港人咪惟有講粗口囉!」

果然是禮失求諸野!

關於「點解講粗口」,較為通俗的解釋來自美國著名文化評論員西格爾(Lee Siegel)。他認為,公開講粗口是人們普遍憤懣和絕望的症狀,同時亦是鄙視當權者的表現……

 

西格爾是典型紐約人,擁有哥倫比亞大學學士及碩士學位(當然不是菲律賓太歷大學貨色),是著名文化評論員,文章散見於《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紐約人》等權威報章雜誌,最著名作品有《挑機》(Against The Machine)。

2010年4月12日,西格爾在《紐約時報》撰文指,互聯網的匿名性創造出一種前所未見那麼猥褻的表現風格,但同時亦都促成民主力量的不斷膨脹。

西格爾續指,公開講「禁忌語」(taboo word)是打破階級規限的有力動作,而這也可讓你在競爭愈來愈白熱化的社會得到額外的「鼓舞」(boost)。

不過,最重要的是,此乃人們普遍憤懣與絕望的症狀,同時亦是鄙視當權者的表現。簡言之,人們之所以訴諸「語言暴力」,是希望改變現實,那怕這個希望其實是奢望。

西格爾認為,在無權力者手底,公開講粗口可以是一件跡近擁有神聖力量的不祥武器。不過,當連一眾政客及名人都公開講粗口,就會令人覺得,權力階層內部都出現憤懣與絕望。

放眼香港,可謂兩個層次的憤滿與絕望俱備。如此看來,粗口恐怕只會繼續橫飛,甚至成為香港命運的另類「天鵝之歌」。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視頻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12日 下午10: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伊波拉復發女護士終康復 感謝醫護人員付出│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