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去旺角場睇波如出事 要靠直升機吊高走人?│皇甫清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回帶】港中足球世紀之戰  美經濟學鬼才預告致勝關鍵

2015-11-17 11:30
字體: A A A

編按:港中大戰在即,《852郵報》總編輯游清源早前曾撰文,從其他角度跟大家分享,可以怎樣預視這場隨時點似「足球比賽咁簡單」的香港歷史大事。現全文照錄如下:

 

20151028日(星期三)

 

1117日,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將會爆發「港中大戰」。這場被喻為繼1985年「519事件」(香港隊以二比一擊敗中國隊)後最矚目的賽事,令「香江第一健筆」林行止也忍不住在其《信報》專欄大書特書,並引述兩名美國經濟學家聯合撰寫的論文指,「主場之利(優勢)」(home advantage)主要是指「一群『沒有同情心甚至懷有敵意』的觀眾的喧天嘲笑甚至罵聲,會傷客隊的元氣和鬥志」。

不過,憑《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一書而紅遍全球的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李維特(Steven D. Levitt)指出,諸如主場球迷支持、更熟悉主場、免卻舟車勞頓、賽程安排都不大能解釋主場優勢,而真正的原因則只需歸諸兩個字──裁判(即是「球證」)!

關心香港隊能否再度上演回歸前的「王子復仇記」的朋友,且看這位經濟鬼才怎樣說……

 

林行止今日在其《信報》專欄引述「兩名美國經濟學家在美國經濟學會旗下一份學報發表〈擁躉對體育賽績的影響〉的論文,以行為經濟學剖析何以有『主場之利(優勢)』(home advantage)」,而原因是「球員對場地有認知、不必舟車勞頓及有『球迷偏愛』的好處。『認知』是指熟悉場地環境(build environment),即使是公眾球場,主隊肯定比人地生疏的客隊更了解和習慣場地的質量、燈光以至場邊的曲折度(rim flexibility),加以主隊沒有旅行引致的疲勞,遑論有時差及氣溫變化要適應」

林行止更指出,「實證研究顯示,成群結隊人數比客隊擁躉多,對主隊的賽績有正面影響,這種情勢固然會刺激主隊的士氣,更重要的是面對一群『沒有同情心甚至懷有敵意』的觀眾的喧天嘲笑甚至罵聲,會傷客隊的元氣和鬥志」。換言之,主場球迷大噓特噓全程狂噓主隊球員有一定的作用。為此,林行止隨即補充道:「較早前經濟學家從隨機抽樣的調查中,已得出興奮、投入、大聲嘈吵的擁躉,增加主隊的勝出率在百分之七點四至九點二之間。」最多可以增加差不多一成勝算,香港球迷到時肯定「識做」。

不過,2003年奪得克拉克獎(俗稱「青年諾貝爾獎」)的李維特,在其新著《When to Rob a Bank》(台譯《蘋果橘子創意百科》)裡指出,所謂的「主場優勢」,真正的關鍵在「裁判」。

李維特引述經濟學家摩斯考維滋(Toby Moskowitz)與體育記者魏塞姆(Jon Wertheim)合著《運動分數》(Scorecasting)的數據,其中對香港足球迷最有參考價值的是:美國職業足球大聯盟(MLS)的對賽紀錄,主場隊伍獲勝的比率高達七成(69.1%)。

可是,主場優勢的真正原因卻非什麼「睡在自己的床上」、「吃熟悉的食物」、更熟悉主場的場地、群眾的支持,以至免卻舟車勞頓等,而是兩個字:裁判!

裁判會對主場隊伍稍微偏心一點,而這在足球賽事尤其重要:「相較於其他運動的裁判,足球裁判有較大的空間可以影響比賽結果,這解釋了為何以全球各項職業運動來看,足球的主場優勢特別大。」

李維特特別強調:「裁判並非有意讓主場隊伍佔優勢,他們就和我們一樣,是群居動物、是人類,會被主場群眾的情緒感染,偶爾會做出讓近在咫尺又鼓噪不安的觀眾十分開心的判決。」(李維特如果知道中國的「黑哨」盛況,極有可能會改寫該文或另寫一篇。)

李維特再接再厲,引述德國波恩大學經濟學教授多曼(Thomas Dohmen)關於德國甲組足球聯賽主場優勢的研究論文,指「如果體育館內的足球場地四周有跑道,或是沒有跑道卻是大型的體育館,主場隊伍的優勢會比較小」,因為「觀眾愈靠近比賽場地的話,裁判就愈容易受到主場隊伍支持者的情緒影響」,即是說「體育館內群眾的氣氛導致裁判偏心」(如此看來,政府和足總千揀萬揀諸多理由揀旺角場舉行港中大戰,極有可能「壞心做好事」)。

最後,李維特作出溫馨提示:「下次,在你觀看賽事喊到腦袋都要爆炸的時候,別忘了這件事,別弄錯你要用力呼喊的對象。」

一句到尾:如果你真的想香港隊贏,與其噓國歌、噓客隊,不如集中氣力影響球證,拜託!

 

(原圖取自:無綫電視J2頻頻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17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揭釋智定用善信捐款供保險 過去十年供款58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