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美第一夫人以艱苦求學經驗勉中國學生

通訊辦再三替TVB護短 迴避兩大問題難脫執法不公

2014-3-25 20:30
字體: A A A

持有流動電視牌照的香港電視,因為被指可作定點廣播,可能犯法所以已暫停製作;但只有定點牌照的無綫電視卻「同人唔同命」,明明也可用流動裝置接收,卻獲得通訊辦的「厚愛」,多番力撐無綫沒有犯法。

最新發展是,TVB上周被踢爆,年報公布家庭滲透率時,有計算到以「高清手指」等流動技術收看的觀眾數量。TVB後來發聲明反駁,指相關調查只是針對在家中定位接收的觀眾,卻其實是變相承認了,相關調查的確有包括以流動裝置接收訊號的觀眾。

不過,通訊辦就此回覆《蘋果日報》,指即使無綫在年報將流動觀眾計算入帶動廣告收益的滲透率數字,都不等於提供流動電視服務,故拒絕展開調查。

通訊辦解釋,根據《電訊條例》(即第8(1)(aa)條),任何人不得在業務中「要約提供」,即主動建議提供未獲牌照准許的電訊服務,而通訊局諮詢法律顧問後,認為即使高清手指可接收TVB訊號、甚至TVB收集和公布以高清手指觀看的觀眾人數,都不等同無線「要約提供」流動電視服務,故無意展開調查。

通訊辦迴避兩大問題

通訊辦連日來的回覆總是與TVB的回應相當接近,口吻幾乎一致,不看下款的話還差點以為新聞稿是由TVB公關部發出的。不過,將問題複雜化和技術化,並不代表通訊辦就可洗脫「執法不公」的嫌疑。事到如今,通訊辦仍然有兩個問題必須回答:

第一、究竟通訊辦憑什麼認為TVB沒有違反「要約提供」的規定?通訊辦發言人日前向傳媒表示,「要約」的定義是「包括進行宣傳、與其他機構訂立商業協議等,而且有關服務必須持續及穩定,並要得到通訊辦審批,認為滿意後始可正式視為『服務』」。

不過,這個定義恐怕只是通訊辦一廂情願,皆因《電訊條例》第8(1A)條就清楚列明,只要某人(甲方)作出要約(makes an offer),而假如該要約被接納,則會構成由甲方提供電訊服務的協議、安排或協定,或會構成由另一名已與甲方作出提供電訊服務安排的人,提供電訊服務的協議、安排或協定。

換言之,法例從無訂明,任何「要約」都要先得到通訊辦審批,並認為滿意後才算服務。即是說,通訊辦其實是「僭建」了「要約」二字的定義。事實上,通訊辦自己在19日發出的聲明,亦是引用《電訊條例》第8(1A)條來定義「要約」,何解向傳媒解說時卻加上這麼多的「自行演繹」呢?

通訊辦自行演繹「要約」二字

假如嚴格按照《電訊條例》的條文,TVB的行為本身已相當可能符合「要約提供服務」的定義。新力量網絡理事房吉祥今日也在《信報》撰文指,表面上「要約」一詞,好像須由一方提出一些交易條件才能成立,但在法律上,「要約」既可以由口頭或文字明示(expressed),亦可由相關人等的行為暗示(implied from conduct),毋須明確的交易條件。這是普通法由來已久的定義,終審法院2004年的一份判辭【註】亦明確地認可這點。

而TVB的業務運作方式,是單方面向市民提供免費電視服務,市民只要有適當裝置便可收看,電視台則通過賣廣告而賺錢,兩者都有得益。雖然雙方並無明確的交易條件,但法律上仍然足以構成「提供電訊服務的協議、安排或協定」,可視為符合「要約提供服務」的定義。那麼,為何通訊辦對這些法律觀點隻字不提?

必須指出,通訊辦只是通訊局的執行部門,而通訊局則只是一個監管機構,其所理解的法律觀點並不等於是權威的、不可挑戰的「真理」,皆因法庭才是演繹法律觀點並作最終仲裁的地方。

至於通訊辦指「要約」需「包括進行宣傳、與其他機構訂立商業協議等,相關服務必須持續及穩定」的說法,《852郵報》記者翻查《電訊條例》條文,亦不見有相關規定。

退一萬步說,即使這個說法成立,但早有網民揭發,無綫新聞部記者2008年曾經作「真人示範」,介紹如何在戶外利用手提裝置,接收大氣電波訊號來觀看TVB,試問這樣算是「宣傳」嗎?

至於TVB有沒有和其他機構訂立協議,乃是商業機密,公眾以至通訊辦又怎能確保沒有?而「持續及穩定」的要求,觀乎王維基上周與記者示範在陸上海上清楚收看的示範,已證明是相當穩定之事。

通訊辦選擇性引用法例

第二、由始至終,通訊辦都強調TVB沒有違反《電訊條例》第8(1)(aa)條的「要約提供服務」,所以不會執法。然而,除第8(1)(aa)條外,難道TVB完全沒有牴觸《電訊條例》的其他條例嗎?

本報早前已撰文分析,根據TVB持有的「固定傳送者牌照」之條款,當中白紙黑字地列明,任何牴觸到其他牌照獨享的電訊服務權利之行為,TVB都不獲授權可以做。至於在「服務範疇」分項下,條款亦再次強調,TVB的服務範疇並不包括「移動傳送者牌照」可傳送的服務(即流動服務)。

換言之,TVB很可能已違反了牌照條款及政策原意,為何通訊辦完全不提這點?

再者,《電訊條例》第8條其實還列明了許多其他犯法的行為,例如第8(1a)條列明,任何人如沒有適當牌照而設置與維持電訊設施等,經公訴程序定罪後,最高可罰10萬元及判監5年。例如第8(b)條又指,任何人在無牌的情況下,管有或使用任何作無線電通訊之用的器具,或產生並發射無線電波的任何種類器具,都屬犯法。

然則,為何通訊辦選擇性引用法例,刻意聚焦一條TVB違法機會低的法例向公眾解釋,卻對其他容易入罪的條例不聞不問?

在此,大家不妨重溫一下,通訊辦總監利敏貞之前的名言:「我寧可面對大家覺得我們僵化,覺得我們官僚的批評,總好過要我們肩負起通訊局有法不依、執法不公這些極大罪行。」

本報已就上述問題向通訊辦查詢,現正等候回覆。

【註】Shanghai Tongji Science & Industrial Co Ltd v Casil Clearing Ltd (FACV No. 13 of 2003)

延伸閱讀:

【牌照條款政府文件明確禁止 無綫亞視疑違法作流動廣播】

(記者:陳建平│編輯:游清源)

(TVB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5日 下午8: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 | 王金平聲明聚焦程序問題 續拒譴責佔立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