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鴻輝」fb講鄭智被球迷「招呼」 「你應該一早就預左」

劉夢熊

-尖睥天下

銅紫荊星章獲得者,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及特區策發會委員,上市公司國際資源(1015)前主席、佳訊(0030)前主席、東方明珠石油(632)前副主席,並任由兩岸四地名筆、名嘴、名教授組成的百家戰略智庫主席。1966年畢業於廣州華南師大附中。1968年11月上山下鄉到東莞插隊。1973年9月到香港。1976年4月加入金融界。以愛國愛港為己任,激濁揚清。

劉夢熊網誌│香港應先行加入TPP為國家再立新功

2015-11-18 12:35
字體: A A A

最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西訪美國、英國,在北京接待德、法首腦,南訪越南、新加坡,破天荒舉行「習馬會」,一連串外交、內政「組合拳」,令人目不暇給,頗有一番氣象!

常言「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其實,相對於上述「熱鬧」而言,10月5日美國、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等12個國家就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取得實質性突破,這一「門道」對中國的歷史影響更為深遠!

由於TPP成員12國佔全球GDP比重達到40%,加上在可見將來如法泡制的與歐盟談判的跨大西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IPP),兩者將佔世界經濟總量60%。對中國沒有參與的這一國際自由貿易新格局,必須高度重視,善加應對。

問題在於,TPP是對中國已加入其中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升級換代」,TPP的全覆蓋、高標准非WTO可比,是從傳統、單一、狹義的經濟貿易協定提高、昇華為現代、廣義、綜合的價值觀貿易協定,是涵蓋價值觀、經濟、政治、法律、生態、勞工權益、發展方式等整體、多層次、全方位的全球經濟一體化新模式、新規矩。對TPP規則中國明顯未達標,而香港特別行政區卻完全符合TPP一切要求。

根據TPP協定,首先成員國必須服膺普世價值,尊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平等核心價值;而當今中國,兩年多前的中辦9號文件「七個不準講」頭一個就是不準講普世價值,內地官媒甚至還對普世價值、憲政民主加以口誅筆伐,明顯與TPP的宗旨南轅北轍;

根據TPP協定,成員國要求全面市場准入,即消除或消減涉及所有商品和服務貿易及投資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而當今中國即使是十幾年前加入WTO時所作的多項市場準入承諾至今仍未兌現,遑論接受TPP更廣泛、更開放的市場準入標準;

根據TPP協定,成員國貨幣須自由兌換,匯率不可受政府操縱;而當今中國人民幣距離自由兌換和國際化仍有漫長的路要走;

根據TPP協定,成員國的國有企業必須私有化,稅制公平,取消出口補貼;而當今中國卻是「國進民退」,國企行業壟斷、價格壟斷、資源壟斷、借貸壟斷,享有免收土地使用費、低息貸款、出口補貼等各種優惠,成為權貴「尋租俱樂部」;相反私有中小企業融資難,除重稅外,還深受亂收費、亂攤派之苦,加上政策反覆多變,缺乏公平競爭環境,與TPP要求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

根據TPP協定,成員國必須實施信息自由(包括新聞自由、互聯網自由);而當今中國仍奉行「階級鬥爭為綱」時期「輿論一律」一套,報章是「黨的喉舌」,中宣部仍是「在上層建築各個領域全面專政」思路,嚴格限制人民使用FACEBOOK、GOOGLE、TWITTER等等,完全與TPP規矩背道而馳!

根據TPP協定,成員國必須嚴格尊重、保護知識產權;而當今中國假、冒、偽、劣商品氾濫成災,技術專利、商標專利遭侵權乃家常便飯,連WTO的知識產權條款都未履行好,在整個社會缺乏知識產權觀念,誠信體系蕩然無存的情況下,中國根本不可能適應更高級、更嚴格的TPP知識產權條款!

除此之外,根據TPP協定,在保護勞工權利、環境保護、法律裁定等許多敏感領域,中國都在不同程度上未能適合TPP的標準和要求。

嚴重的問題在於,一旦TPP這套「21世紀的貿易協定」由「跨太平洋」擴展到「跨大西洋」,作為十多年來享盡加入WTO紅利的中國可以對自己的「被排斥」「闊佬懶理」嗎?中國在自由貿易領域的國際生存空間不會被壓縮嗎?

綜上所述,與其用「陰謀論」說是TPP排斥中國,倒不如實事求是說中國目前尚未具備條件加入TPP。但從發展眼光、動態眼光、變化眼光來看,改革開放在中國已是不可逆轉的歷史趨勢,市場經濟的發展遲早為民主政治的建設作鋪墊。既然2008年北京奧運會倡導「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既然習近平主席也說過「中國夢和美國夢是相通的」,看不出有何理由中國對普世價值會「反到底」!所以,中國不應該自拒於「價值觀貿易」的「大家庭」!

人們注意到,TPP的12個泛太平洋國家中,走上「革新」路線的越南這個社會主義國家也赫然名列其中。香港,作為中國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的特別行政區,連續21年被國際權威機構評為「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毫無疑問百分之百符合TPP協定的各項加盟標準。因此,香港應該利用本身的獨特地位、獨特優勢,利用中國深化改革需時的「時間差」,根據《基本法》第116條規定,先行一步展開加入TPP的談判,取得成員資格,搭上全覆蓋、高標準的自由貿易高速列車,這對中國本身也有好處。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1949年10月,中共四野雄師席卷華南,大軍進抵寶安布吉時,收到中央軍委急電「原地待命」,原來毛澤東、周恩來高瞻遠瞻,對香港作出「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決策。嗣後1950年6月朝鮮金日成南侵韓戰爆發,中國曾被聯合國裁定為「侵略者」之一,受到「巴黎統籌委員會」的經濟制裁。當時,中國就是利用香港的自由港管道,採購了大量戰略物資,渡過難關,對打破當時的經濟封鎖意義重大!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中國在鄧小平帶領下結束「階級鬥爭為綱」,轉到「經濟建設為中心」,開拓改革開放新時期。當西方國家對不久前還鼓吹「打倒帝修反,解放全人類」的中國心存疑慮裹足不前之際,全賴香港「一馬當先」,將資金、市場經濟觀念、法治精神、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知識產權意識、技術、設備、人材帶入內地,也引領了歐、美、日對中國投資的「萬馬奔騰」之勢,為中國改革開放立了頭功!

今天,由於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國情現狀未能一下適應TPP「遊戲規則」的情況下,讓完全符合TPP要求的香港以《基本法》規定的「單獨的關稅地區」身份,先行一步加入TPP,可謂「偏師借重黃公略」!中國最重要的國企皆已在香港上市,成為公眾股份公司;中國的產品、產能、資本,在中國未入TPP之前大可透過香港「轉口貿易」、「轉口服務」或「遷冊」香港,循序漸進推動私有化。以香港這個「空間」換取中國參照TPP標準深化改革的「時間」,讓中國從容不迫與TPP及日後的TIPP實現「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衡接。而在中國尚未參與TPP(包括日後的TIPP)之前,香港可以成為中國通往TPP的橋樑,充當中國連接自由貿易新國際格局的「太平門」。因此,這就注定北京治港系統過去兩年不「尊重兩制差異」的「左」的做法必須撥亂反正,香港的獨特地位和獨特優勢只能加強不能削弱,絕不能將香港「大陸化」。總之,從國家改革開放的全局戰略來看,香港加入TPP應刻不容緩提到議事日程,梁振英政府若繼續只講尚未成型的「一帶一路」方面空話、套話,不對業已成型的TPP作加入談判部署,不擔起香港為國家做「先頭部隊」加入TPP責任,放棄香港「再造輝煌」的大好機遇,必將愧對國家,犯下絕大的歷史錯誤!

(ustr.gov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18日 下午12: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公》頭條讚港足好嘢 《文匯》稱暴徒挑起爭端│甘樂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