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下屆特首擬犧牲「小我」 及早粉碎梁特連任夢?│范中流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楊偉雄無能拆牆  創科局捉錯用神

2015-11-20 23:13
字體: A A A

 

20151120日(星期五)

 

楊偉雄在爭議聲中出任創新及枓技局(創科局)局長,即在記者會上提出九大重點工作,一派大展鴻圖的姿態。對此,較為理性的態度是「疑中留情」、「聽其言,觀其行」,但他在記者會上迴避記者提出「如何拆牆鬆綁」這個核心問題,然後又兜了一個大圈說「如果我可以說服其他局」,反映出他對公共行政的無知和無能。不過,最致命的還是,擁有史丹福大學工商管理碩士頭銜的楊偉雄,卻連「誘因」這個現代經濟學的核心概念都拿捏不到,致令九大重點工作全數捉錯用神,搔不著癢處……

 

今晨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其實社會很期望政府可以做到拆牆鬆綁,大家期望政府可以做到拆牆鬆綁,你們怎樣去說服公務員去創新呢?會不會其實創新最大的阻力來源、最大的敵人分分鐘可能在你隔鄰在添馬艦?」

這是一個關乎創科局能否做到實事的核心問題,觀乎楊偉雄的九大重點工作,路人皆見,其中第四點(推行智慧城市)及第五點(建設WiFi城市),由於牽涉到不到的政策局及政府部門,要成功落實,必須做到拆牆鬆綁,否則一切免談。事實上,唐英年在2007年的《施政報告》裡,已經提出發展政府WiFi服務。而根據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的說法,有機構曾倡議在全港街道的電燈柱上安裝WiFi發射器,但路政署卻以電源及安全性等問題回應,致令此議拖延至今仍無定案。

如是觀之,好些創新及科技,問題與其說是在相關專業技術,毋寧說是在公共行政關卡。可惜,楊偉雄這個台灣人的回應卻十分之香港仔。

他說:「我想首先一件事,你看看香港,香港人很精明,很多人說香港的事不夠,但我想如果你放眼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好像蘋果、阿里巴巴都是與創新及科技有關的。我想香港人還很懂得『搵錢』。我現時建議的事情是幫香港人前進、『搵錢』和改變我們社會的發展,我相信這些事應當是一個很好的原因去convince其他同事。」

這番說話,如果是某大商行的行政總裁在年度業績報告記者會上作出,問題仍不大,但出自特區政府政治問責局長,則只能反映此君根本不懂公共行政。

其後,楊偉雄嘗試補充說:「我是做統籌,有很多事我是與其他局一起合作。如果我可以說服其他局,可以與大家一起合作,我相信甚麼困難都可以克服的。」

這番說話更反映出他真的不明白行政分工及職位角色。創科局局長基本上與其他政策局局長平起平坐各司其職,而有關的「統籌」角色,則只能由直屬上司財政司司長,以至行政長官來擔當(除非創科局局長的功能一如2007年至2012年的發展局局長那麼「超然」,則另當別論)。再說,他答得如此含糊其詞,難免予人缺乏信心的感覺。

 

不過,最致命的還是,其九大重點工作,無一觸及「誘因」(尤其是獎勵性誘因〔remunerative incentives〕)這個現代經濟學的核心概念。這方面,工程界立法會議員盧偉國的建議,可謂最能反映業界意見及最能見效。

盧偉國指出,業界最希望的是可以扣除二至三倍的稅項,如此這般,無需政府「指導」,自然會有強大誘因發展創新及科技。

事實上,這個意見就連莫乃光也認同,可謂業界共識。可惜,楊偉雄卻只懂反覆強調創科局是「超級聯繫人」(super-connector),予人只管繼續當「買辦」的感覺(分別只是之前當「殖民地買辦」,日後當「後殖民地買辦」)。

說到底,香港政府的「首本角色」,不是「超級聯繫人」(super-connector),而是「誘因促進者」(incentive facilitator)。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20日 下午11: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高堡戍:《踏血尋梅》影評:香港夢 飛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