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言行|民主曙光初現,好戲還在後頭

景仁

-景仁看天下

一個雲遊於網路世界,沉醉於歷史書籍的八十後宅男。 心中對各種事情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與大眾分享。 有台ChannelD 節目《景仁春秋》、《歷史睇真D》主持。

景仁網誌│新聞沒有告訴你的事 – AV仁為食花生而自食其果

2015-11-30 16:58
字體: A A A

事先聲明,以下的資料,大多數是根據屯門區議會的會議記錄與《蘋果日報》的報導而寫。上篇文章說明要寫AV仁,就與大家談談何俊仁(AV仁)同何君堯的恩怨情仇。

區議會選舉的戰情大家在新聞都見到,不過我想說的是四年前的事情。四年前在屯門興起了一股勢力,大家稱呼為新鄉事派,這班人不滿發叔等的舊鄉事派,於是群起取而代之或建立新勢力。

鄉事委員會的改選,通常就會在區議會任期屆前半年進行,在2011年,有不少鄉事委員會的主席落馬,令區議會主席懸空,例如葵青的鄧國綱、離島的林偉強,而發叔亦被何君堯一派迫使下不能連任,而令屯門區議會主席出缺。

當時何君堯企圖依發叔的模式參選區議會主席,但建制派就推舉屯門區議會副主席、民建聯屯門支部主席的梁健文競逐,在梁健文的提名之中,發叔之子劉業強是提名人,換言之,發叔的勢力應該有參與其中。而何君堯的提名人與和議人,亦是建制派的議員。

好了,選舉結果就是34人出席,梁健文獲22票,何君堯9票,3張白票。當屆的屯門區議會合共37個議員,28個建制派 9個泛民。但是依照會議紀錄,應該是27個建制派,因為蘇紹成請假無出席,

而根據區議會記錄,9時30分召開會議,民政事務專員充任臨時主席主持選舉,建制的李桂芳11時才出席,而建制的龍更新亦是10時才出席。而且依照屯門區議會的錄音,該選舉長度為28分44秒,相信兩位都趕不及投票,那麼建制就減到25人。而當時在屯門區議會的泛民席次9席,分別是民主黨7席,民協2席。

如果依照這個格局去算的話,至少有6個泛民投了梁健文或何君堯。如果我們當民協2人是投白票,那麼,全都是民主黨人去投了。那AV仁就是有嫌疑去投票支持何君堯了。當時,何君堯是當然議員,並不是民選議員。

八個月之後,新一屆的屯門區議會開議,又再選主席了。發叔雖然不再是當然議員,但是政府卻委任發叔為委任議員重返議會,當然何君堯相當不滿。但是在這次選舉主席的時候,就有一些新進展了。

何君堯今次不出了,改推陶錫源出來選舉主席。
但是陶氏的提名有個亮點。

第2份提名書:
獲提名人:陶錫源先生
提名人:何君堯先生
和議人:蘇嘉雯女士及林頌鎧先生

蘇嘉雯當時被劃為新鄉事勢力,這也不奇怪,陶錫源是何君堯上次參選主席的提名人,亦不奇怪,最奇怪的是「林頌鎧先生」。「林頌鎧先生」是民主黨的區議員。

選舉結果,35人出席,發叔23票,陶錫源7票,5張白票。當時的屯門區議會有35席,建制26席,泛民有9席,分別民主黨7席,民協2席。

發叔與陶錫源合共得票30票,換言之,我們可以判斷,陶、何、蘇三人都是投了陶錫源(無道理自己提名不支持自己的道理),有四個泛民投了發叔或陶錫源,我當民協又投了白票,那麼內裡全部是民主黨人了。而且「林頌鎧先生」作為民主黨的區議員都提名陶錫源,那麼民主黨人與新鄉事同席這個指控也幾乎成立了。

更致命的是事後何俊仁的態度,根據《蘋果日報》2012年1月6日的報導〈靠委任回歸 掌屯門區會 封建主席劉皇發不感到慚愧〉稱:「身兼屯門區議員的民主黨主席何俊仁直認今次是鄉事之爭,但也透露投票支持陶錫源,因為陶是民選議員,強調委任制極度荒謬,而劉皇發續被委任,『反映政府係想牢牢咁控制地方議會』。」

大家就知道,何俊仁為了食花生,甘願與何君堯這班新鄉事同席。

好了,到底新鄉事有沒有在這次的區議會開議的選舉「投桃報李」呢?其實是沒有的。接下的副主席選舉,是建制支持的梁健文,對上民主黨的李太陳樹英。

選舉結果是,35人出席,梁健文先生所得票數為24票,候選人陳樹英女士所得票數為9票,另有2張空白票。我相信陶、何、蘇三人應該有一票去了發叔那裡,有兩票投了白票。而民協就應該支持陳樹英。

我寫了那麼多,就是告訴大家,AV仁為了食花生,甘願幫新鄉事一把,結果新鄉事恩將仇報,人地何君堯落去你的選區打敗你。我看AV仁在2011年投何君堯,2012年投陶錫源一票時,都不會想到何君堯在三年多後打敗你吧。

為了食花生而招致三年多後落敗的惡果,AV仁可謂自作自受。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1月30日 下午4:5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國東北部燒煤致嚴重空氣污染 霧霾覆蓋率等同32個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