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加速國民黨分裂 年底選戰令馬英九眾叛親離

林鄭跳過政改第一部曲 北京疑藉頒布「決定」設局

2014-3-27 02:52
字體: A A A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總結最後一場政制早餐會稱,根據政改「五步曲」(正確中文應作「五部曲」),需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同意才能通過任何政改方案,而經三分之二通過的方案亦要得到中央批准。她又稱,將立法會議員和中聯辦安排在同一個場合來面對面、近距離地溝通和交流,對政改工作非常有用。

卻其實,她一方面沒提及在第三和第五部之間,尚有「行政長官同意」此「第四部」。而且,她更沒向大家「開誠布公」地說明,現在連「第一部」都未開始!

要是大家連「第一部曲」未開始這一點,都沒注意到,卻已經深入討論各選舉方案的細節,則跌入圈套已實屬在所難免:北京大可藉「第二部曲」頒布所謂「決定」之機,提早正式地令某些民間方案「被安樂死」兼「被獲發」死亡證。

相信《852郵報》的讀者都知道,所謂「五部曲」,在《基本法》中其實只得後尾的三部,原有「三部曲」之前加上的兩部,都是全國人大常委會2004年藉「釋法」而「僭建」上去。

但即使假設大家暫且不去質疑「僭建」的合法性,亦必須注意到,現在是連「第一部」都尚未開始。

根據2004年「釋法」的「僭建」,政改的第一部曲是決定選舉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由行政長官向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而第二部曲,則是由人大常委會根據「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去確定。

而現在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正在推行的,其實只不過是第一部之前的「諮詢」。

因此,現階段深入討論2016年和2017年兩個選舉辦法的細節,恐怕並不適宜。

2007年底發生的事,正是一個樣版:當時人大常委會就是藉「決定」去畫蛇添足,在「是否需要修改」之外,用前言和附帶意見(obiter dictum)去框死普選時間表,去否定2016年實行立法會普選,以及去規定2017年的提委會「可參照」選委會去組成。

卻其實,據2004年的「釋法」,人大常委會在第二部曲的工作只限於按行政長官提交的報告和「循序漸進」、「實際情況」,決定行政長官及/或立法會的選舉辦法「是否需要修改」。其答案,可以簡單至一個「需」字或一個「否」字。其他的前言、附註、註釋、後理等等,都不是「決定」的一部份。

香港以至現代文明世界崇尚的,叫法治,但正所謂橘越淮而枳,在强国「法治」一詞只剩「依法治國」之意。之不過,在以法律包裝的政制諮詢過程中,當局其實連「依法而治」都不如:2004的「釋法」根本並無賦權人大常委會在「決定」中就「是否需要修改」以外的事情作任何形式的決定。

因此,人大常委會在「是否需要修改」之外的一切其他說詞,其法律約束力本應都成疑問(除非人大常委會再度以「釋法」形式修正其2004年「釋法」)。然而,這些說詞卻會有一政治效果,就是特區政府會將其奉為法律,而且更會加多幾錢肉緊地去「遵守」(例如把「可參照」解讀為「須參照」)。

另外,值得特別一提的是,林鄭月娥稱中聯辦委派法律部長劉新魁和副部長劉春華出席四場早餐會,「能夠把兩個在政改工作上有憲制角色的持份者,一起安排在同一個場合來面對面、近距離地溝通和交流,我相信對於我們政改的工作是非常有用的」。

但其實,有「憲制角色的持份者」,是人大常委會,不是中聯辦。

人大常委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權力機關兼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屬下委員會,而中聯辦則為行政機構──國務院──屬下的部門。既然當局的試圖、意圖或企圖是以法律包裝政制諮詢,則麻煩交戲都要交足全套,不要既搞不清法律邏輯和權限,更搞不清國家莊嚴的憲法下的憲制秩序。

(政府新聞處片段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7日 上午2: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游清源:我和實用書局的最後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