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步教師同盟網誌│老師最大的成就

劉夢熊

-尖睥天下

銅紫荊星章獲得者,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及特區策發會委員,上市公司國際資源(1015)前主席、佳訊(0030)前主席、東方明珠石油(632)前副主席,並任由兩岸四地名筆、名嘴、名教授組成的百家戰略智庫主席。1966年畢業於廣州華南師大附中。1968年11月上山下鄉到東莞插隊。1973年9月到香港。1976年4月加入金融界。以愛國愛港為己任,激濁揚清。

劉夢熊網誌│習近平為何要集權於一身?

2015-12-4 14:40
字體: A A A

「集權攬權」是海內外部分不明真相、思維簡單,只憑直覺、只看表面的人對習近平最主要的指摘之一。其根據是習近平除了擔任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等3項領導職務之外,還兼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等多個委、組第一把手之職,頭戴10餘頂「王冠」之多,是1949年中共主政以來包括毛澤東、華國鋒、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等所有名義上或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從未有過的現象。就憑這一點,習近平不是「集權攬權」嗎?不是有違「集體領導」原則嗎?不是有違民主政治趨勢嗎?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要得出正確的結論,看問題一是要具體情况具體分析,要結合當時當地特定的歷史時空條件觀察問題;二是要透過現象看本質;三是要明白世界上的事物是複雜的,不能從單一角度下結論。有此前提,大家對習近平的所謂「集權」、「攬權」才能客觀的分析,全面的考量,從大格局、大智慧出發,不再盲目貶損,而是透徹理解、科學評價!

反貪鬥爭 非集權不可

我的理解是:

第一,由於黨政腐敗積重難返,既得利益格局盤根錯節,「反反貪」、「反改革」勢力龐大,要將反貪鬥爭進行到底,徹底根絕吏治腐敗,要堅持深化改革救黨救國,作為非常時期的非常措施,習近平非集權不可,否則前功盡棄!

改革開放37年來,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力度很大,計劃經濟轉軌為市場經濟,單一國有經濟轉變為多種經濟成分,中國已從文革結束後「國民經濟到了崩潰邊緣」一躍成為當今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但與此同時,權力的監督、制約、制衡並未在制度建設上得到根本解決,權力並未關進制度籠子裏。因而,「權力產生腐敗,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敗」的法則發酵30多年,形成黨政腐敗範圍之廣、層次之高、規模之大、關係之深,觸目驚心!人民對共產黨執政合法性所產生的信心、信任、信仰危機日益嚴重,「亡黨亡國」危險決非危言聳聽!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郭伯雄弊案,說明貪腐已侵蝕到黨政軍最高層,加上他們的提拔者、栽培者、總後台,可謂名副其實的「竊國大盜」!而這幫人所掌握的權力、資源、能量,已形成嚴密關係網,源遠流長,足以顛覆黨和國家命運!面對如此龐然大物,關乎黨和國家命運的生死博弈,習近平要救國救黨,在權力的掌握方面必須具有足夠控制性、高度凌駕性、廣泛覆蓋性,才能鎮得住局面,才能在與既得利益集團的較量中佔到上風。為了救國救黨,在尚未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條件局限下,對於「絕對的權力」造成的歷史沉積物,必須有「絕對的權力」才能清除!在權力力量對比的天秤,習近平是一克砝碼都不能少!如果現在拘泥於少數服從多數、集體領導一般形式「民主」,在「無官不貪」狀况下,黨政官員「多數」的「官意」、「集體」的「意志」豈會容許習近平將反貪反腐進行到底?習近平集權,應該是出於救國救黨的使命感,並非要做大官,而是要做大事,不是目的,僅屬手段,有其特定歷史時空條件下的必要性!
「保存自己」 改革不致半途而廢

第二,以史為鑑,在深化改革的歷史關鍵時刻,改革領導者必須集權,才能「保存自己」,保障改革不致半途而廢。

戰國時期秦國的商鞅,北宋的王安石,清末的光緒和康有為、梁啟超,改革開放時期的胡耀邦、趙紫陽等著名改革家,都是由於沒有掌握最高權力、最大權力,面對既得利益保守勢力的拚死反撲,到頭來自身難保,改革難續,這是血的教訓!

必須指出,由於中國有2000多年封建傳統,家長制、排資論輩、宗族觀念、人身依附關係、朋黨、官官相護等在不少人心目中仍根深柢固。由於這些封建基因作怪,「老人政治」在中共黨內仍有市場。應當承認,「後30年」中胡耀邦、趙紫陽兩位名義上黨的第一把手下台,是非經正常程序的,某種意義上是「老人政治」運作的結果。「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原則今時今日在黨政系統仍未完全落實,所以仍要呼籲「辯證看待人走茶涼」。尤其不能忽視的嚴酷現實是,江澤民主政的13年,中共的宣傳口徑是稱「以江澤民為核心的黨中央」,而胡錦濤主政的10年則稱「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習近平主政以來3年,仍稱「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因此,外界一直存在疑團:江澤民是否享有「核心」的「終身地位」?眾所周知,當今黨政腐敗幾乎「無官不貪」,主要是江澤民主政時「黨不管黨」、用人唯親、「悶聲大發財」甚至「腐敗治黨」令黨風政風急劇惡質化的。石油界、電力界、金融界、電訊界、地產界、軍界等等既得利益集團也主要是江澤民時代形成的。胡錦濤時代,由於江澤民「垂簾聽政」,胡成了公認的「虛君」、「小媳婦」,束縛手腳,無所作為,黨政腐敗一發不可收拾,至今可謂問題成山,積重難返。面對十八大習近平主政後的反貪鐵腕政策,各貪腐既得利益集團為了逃避被清算、被懲處的命運,保着其權、錢、命乃至歷史定位,甚有可能結集在「核心」周圍或打起「核心」招牌,以「老人生活會」等形式,透過非組織活動,藉口「保護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維護黨的形象」、「維護黨的團結」,搞「宮廷政變」,將習近平、王岐山等黨內救黨救國力量、改革力量打下去,讓反貪反腐半途而廢,只要保住既得利益格局,保住既得利益集團尋租機會,「我死之後,哪怕洪水滔天」,不惜釀成亡黨亡國巨禍。毫無疑問,為了防止「宮廷政變」,防止黨內權力鬥爭不按常理出牌,為了將經濟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進行到底,習近平亦非要集權不可!否則就有可能成為胡、趙翻版甚至「商鞅第二」!

避免「蘇東波」瓦解變天覆轍

第三,蘇聯瓦解的教訓。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的瓦解,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最大的挫折。從遠因來說當然是複雜的、多方面的,主要是專制腐敗、制度僵化、思想變質、失去民心。而直接原因,則是1991年的「8.19政變」後,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大權旁落」,被俄羅斯聯邦領導人葉利欽掌握實權,玩弄於股掌之中,甚至遭葉利欽當眾羞辱,結果是「改革新思維」成了「紙上談兵」,戈爾巴喬夫則被葉利欽掃地出門,成為歷史過客,列寧締造的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因而一朝傾覆。故此,鑑於蘇聯瓦解的歷史教訓,當中國進入改革攻堅期、深水區的關鍵時刻,習近平非集權不可,否則反貪反腐、深化改革就會被既得利益勢力「反攻倒算」,「中國夢」成為黄粱一夢,國家有可能四分五裂,台獨、疆獨、藏獨烽煙四起,像伊拉克、敘利亞般「亂過七國」。正因如此,習近平的集權乃是出於「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使命感體現,目的是令中國避免「蘇東波」瓦解變天的覆轍,讓中國的改革開放有序地走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常言:「人民領袖愛人民,人民領袖人民愛!」而愛,就要由理解開始!領袖要理解人民,人民亦要理解領袖!

終究要回歸民主政治

必須指出,放眼歷史長河,民主政治是歷史的必然,領袖個人集權不可能常態化,集權與分權肯定要找到適當平衡點。但有時「拳頭向後縮一縮,正是為了更有力的向前打出去」!而習近平的集權,其背景是中共過去30多年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但執政黨貪腐卻到了無以復加地步,因而習集權既是救黨救國嚴峻形勢的需要,也是未來中國由黨內民主走向社會民主發展的必要鋪墊!重要的是,要牢記斯大林、毛澤東高度集權,搞個人崇拜最終走向反面的歷史教訓,當反貪反腐的法治制度性建設到位以及一支清廉的黨政官員隊伍基本建立起來後,執政黨就應不失時機着手政治體制改革,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令對權力的監督、制衡、制約有一套完善制度,領袖個人集權終究要回歸集體領導、民主政治,從形式到實質體現「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原圖為BBC中文網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4日 下午2: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蠔涌製炸彈案又押後 官九月曾斥控方處理有問題│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