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視物語:曾鈺成提出「兩地兩檢」,係真無知定係扮白痴?

錢穆晚年仍堅拒中共國號 沈祖堯並論《義勇軍進行曲》情何以堪│范中流

2015-12-4 17:25
字體: A A A

中大校長沈祖堯在昨日發表的網誌中,文末引用新亞書院創校校長錢穆「你是中國人,不要忘記了中國!」,來批評中大部分學生早前校內直播港中大戰期噓國歌。此論一出,今日除惹來新亞書院學生會發聲明回擊外,在網絡世界更是進一步發酵,連中國異見作家余杰亦在網上發文,替已去世的錢穆「仗義執言」。

必須指出,撇開錢穆多年來因感蔣介石以「國士之禮」待之的私人感情,毛澤東其實早在中共建政前,已親自撰文〈丟掉幻想,準備鬥爭〉,在1949年8月點名胡適、傅斯年與錢穆等當時著名反共學術界名人,都是「受美帝控制」,終令錢穆決心與中共決裂,南下香港。

早批中共只重極權鬥爭

但事實上,錢穆作為近代新儒家其中一位代表人物,早在1919年「五四運動」後全國出現的「新文化運動」中,他已堅持國人要以「溫情和敬意」的態度,來看待中國文化與歷史,中國不能過分西化。故此,中共早年只以蘇聯為師,建政前後都崇尚階級鬥爭,早就不為錢穆所能看得順眼。

當中最關鍵處,在錢穆早於1954年新亞書院創校初年,即已公開在校刊撰文,直指「本書院創始,在一九四九年之秋,當時因有感於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刻意摧殘本國文化,故本書院特以發揚中國文化為教育之最高宗旨」,「在今日民主主義與極權鬥爭之下,中國青年在思想上應有正確的認識,以免誤入歧途,既誤其本身前途,亦遺害於國家民族以及世界和平」。

事實上,新亞書院當初所收學生,大多都跟錢穆一樣,是逃避中共而南下香港的年輕知識分子;當時及此後在新亞任教人文學科的學者如唐君毅、牟宗三及徐復觀等,公開反共的文字都不少。

晚年仍堅拒中共國號

更重要的是,錢穆反共的堅持,至死不渝。早於中共建政初年,中共已先後派其老師呂思勉及侄兒錢偉長等去信,意圖統戰錢穆返回大陸;但錢穆回信直指,他只見中共當時對知識份子思想的改造運動,根本就是要他們自我醜化,只當行屍走肉,喪失了做人應有的尊嚴,他萬萬做不到。

甚至到1986年,已定居臺灣安享晚年的錢穆,在文章《新春看時局》中,依然否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因為這國號代表「從此以下,中國不由中國人自己領導,需改由非中國人如馬恩列史來領導」;他更直言,此國號與共產主義不除,兩岸不能談統一。

事到如今,姑勿論沈祖堯早前是否受到某方面壓力,令他刻意要在網誌中將錢穆與噓《義勇軍進行曲》事件相提並論,但又怎能不激起全球「新亞人」及拒共人士的公憤?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4日 下午5: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 Talk】「有XX好過冇XX」榮登特區萬能key……普選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