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寶辭職 博客講理由

梁特政府信用「加零一」 四大事實證「網絡23條」非過慮│皇甫清

2015-12-7 21:15
字體: A A A

俗稱「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後日在立法會進行二讀,今次爭議引起網民及多個民間團體的關注及反對,並已準備當日起包圍立法會。儘管政府已多次重申,有關修訂不會影響網民的創作及言論自由,但四個擺在眼前的現實卻證實,網民的憂慮不是絕無道理。

第一,條例的灰色地帶實在太多;就算新修訂草案比2011年的版本多了豁免,條例依然有很多有待澄清的地方,例如本報上周五(4日)舉的「認真翻唱」例子,侵權與否有很多爭拗點。連知識產權署署長梁家麗本人,在過去的週末接受多個主流媒體訪問中,強調對「網絡23條」的質疑是過慮,但對網民要求的「開放式豁免」,其立場都見自相矛盾。由是觀之,一條充滿灰色地帶,同時又影響言論及意見自由的法例,如何能給予大眾信心?

第二,不少人都認同,如果法例由「Anyone but CY」領導的政府來推銷,阻力應會比現時小很多,奈何現實就是梁振英政府有權勢必用盡:以往港督及特首任大學校監,都只是禮節上的角色,偏偏梁特多番強調自己「八大校監」的「責任」,連港大的名譽博士名單都要「依條例辦事」干涉。面對這個有權勢必用盡的政府,即使政府聲言不會繞過版權持有人,刑事檢控涉侵權的網民,但在梁特政權的「信譽保證」下,能真正讓人安心的機會幾乎零。

第三,《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把檢控的權力交給版權持有人,當局以此證明條例不會被濫用來打壓異見。問題是,即使由私人機構負責提告,不代表濫用司法程序的情況不會出現。須知道,網民只是一般小市民,何來有豐厚身家去應付大機構的律師信攻勢?事實上,現時已有大機構以律師信作武器對付網民,例如當年《創世紀》陳錦鴻一段痛斥地產商瘋狂炒樓的片段,在網絡瘋傳僅一日,無綫就以侵權為由向YouTube申訴,對方亦極速刪片。「網絡23條」通過後,雖然提告的主動權在版權持有人的手中,但傳媒又會否以此為工具,來作討好政府的「見面禮」,以保續牌順順利利?

第四,在普通法系統中,立法限制市民行動須有社會迫切性。然則現時二次創作又有多衝擊版權持有人的利益?環顧「香港版權大聯盟」的fb,所列舉的票房收入都被網友質疑,與網上侵權行為的關係實在不太直接。當社會未見立法之迫切性,但政府都急於立法,唯一的解釋就如《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今日在該報專欄所講:為加快推動相關法制中港一體化。

(撰文:皇甫清)(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7日 下午9: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愛情中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