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芙蓉漏夜發聲明 改口指責種票報道失實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每逢佳節

2015-12-14 23:13
字體: A A A

聖誕臨近,踏入暑假,悉尼的許多大學都紛紛為2015年的第二個學期劃上了句號:本地和海外學生早已離開校園,教職員忙著處理和公佈學生成績,或者到各地參加研討會,提早休假。只有部分入讀夏季課程的學生還在校園。不知怎的今年教職員聖誕聯歡會姗姗來遲。大家望穿秋水這一天,才在十一月中知道安排於十二月中旬。有些教職員早已放美好的聖誕新年大假,不會為這三兩小時的節目趕回來,誰知道會不會像去年的聖誕聯歡會,在滂沱大雨中舉行,大家吃的不知道是美食還是雨水。

十二月是澳洲的初夏,理論上炎熱是必然。根據全球暖化的情況看來,悉尼今年的夏天應該比往年更炎熱更悠長,大家要有心理準備,日子必然不好過。以往出賣風扇的商店,今年推出更多小型的、流動的空調應市。這部細小的釋放冷氣的電器,可能變成我們夏日的救星,但是也可能間接把室外的氣溫推得更高。其實澳洲許多的房子都是全磚建造,抗熱程度不差。只是日間磚瓦吸收熱能,夜間釋出較慢,室內氣溫依然頗高,很難入睡。

悉尼某年日間的氣溫曾經高達攝氏45度。乾燥的熱風吹起滿地黃葉,太陽把地上曬得比任何時間都要耀眼。走過房子,磚牆噴出陣陣熱氣。有一個炎熱的下午我看見一隻負鼠躱(possum)在屋外一角,以為已經死去,準備收屍。誰不料輕輕走近,仔細一看,原來負鼠不斷地在喘氣。牠見我走前來,拼命往樹上逃去了。其實我後來才想到,初次驚嚇相遇,如果牠向前撲向我,逃跑的可能是我呢。

當然悉尼不會像北半球的寒帶地方一樣,擁有一個白色的聖誕和新年,但很多人還是把房子掛滿燈飾,讓小燈泡整夜閃爍發光,由十一月下旬照亮人間。到明年新年過後一至二星期才拆除下來。我的鄰居的做法很不錯:讓燈光全年無休,當做引路的明燈,有何不可?如果從節省能源的角度來看,如果是由太陽能供應電力,又是否有它們存在的理由?也許他們覺得一閃一閃的燈泡來引路比什麼都好看。

所以為什麼許多人還是選擇住在獨立的房子,因為可以自由自在的佈置戶外戶內,迎接聖誕節的來臨。電視台也不遺餘力報導那一區那一條小街的聖誕燈飾佈置得最好看。大家又會高興遠到而來,欣賞一下許多人家別有心思的設計,把整條街道擠塞得水洩不通。

澳洲的主要宗教還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基督徒信眾約佔總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一,所以聖誕節是全年其中最重要的節日之一,聖誕節和翌日都是假期,大型連鎖超級市場和商場關上大門,很多咖啡館也趁機會關門,讓侍應有個較多的假期。街道上難得的冷冷清清,有些人忘記了是假期,駕車前來看到休息的告示,垂頭喪氣地走了。

信奉其他宗教的人有百分之七左右,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佔百分之三十。大家以為信奉伊斯蘭教的人有上升的趨勢,不過暫時只佔總人口的百分之三左右。新來的移民想認識一下新的朋友,希望儘快融合社區,所以參加教會的活動和聚會。我附近的一所基督教教堂,逢星期天的聚會,除了澳洲白人外,還有許多來自亞洲各國的移民出席。其實澳洲的白人的祖先,還不是先後來自歐美不同的國家?同一天空下,一笑泯恩仇。

很多人說澳洲是個幸福的國家,所以聖誕節也是闔家團聚的好節日,等於我們的農曆新年,洋溢幸福。這段時間也是旅遊的旺季,交通和酒店的花費比平常多得很,外出旅遊的家庭相對較少,反而看見成家立室的子女回到家中和父母一起慶祝。天氣不太炎熱的話,大家可以在後院安排燒烤,吃點沙律,抱抱孫兒,輕鬆的、隨便的過一個非常澳洲式的下午。

每個人有不同的人生經歷,像翻開一本厚厚的書。年紀大的人走過康莊大道,也走過羊腸小徑,開心的是可以和心愛的人共處,和友好相聚。只要氣溫不要上升如此瘋狂,天氣不要變得那麼極端,悉尼還是一個值得居住的城市。世事滄桑,每逢佳節,但願一切安好。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14日 下午11:1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國傳削三警方部門預算 市民憂國家安全受威脅│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