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激進分子」攜一公斤煙霧餅 金鐘被捕通宵扣查

Eli Poon

-藝聞清

畢業於港大藝術系,走堂太多,領悟到世界大於課室。

Eli Poon網誌│占星學系

2015-12-16 23:30
字體: A A A

法國偏鋒作家Marquis de Sade薩德侯爵(圖,2 June 1740 – 2 December 1814)由十七世紀到今日,無論時代和社會怎變,他的作品仍然是站在情色文學之最極端,侯爵當年的生活和他的作品內容一樣荒淫,性醜聞不斷,經常出入監獄及精神病院。他的生平及作品多次被拍成電影,其中Pasolini的Salò(索多瑪一百二十天),就是家傳戶曉的變態經典,有興趣的找來看看,你將會發現人類的思想世界很廣闊(明光社支持者勿看)。另外一提,Sade並不是只寫甜故,他也寫哲學、政治,不過偏激奇特就是一定的啦,有時他也會把兩者融合,著有La Philosophie dans le Boudoir (閨房哲學),表面是甜故,其實是政治呼籲,他是貴族、又是左派,在那年代是少數。

要講Marquis de Sade的話,就暫且不(能)談道德。他帶給人類的教誨,除了創意房中術,就是如何實踐終極自由。他有句名言‘Either kill me or take me as I am, because I’ll be damned if I ever change.’他天生就是任性,把自我實行到底,即使超越社會道德規範,都keep住變態直至最後一刻。大多數人每天活在社會道德規範裡,有沒有一刻幻想過,在終極自由的狀態,自己會是怎麼樣的?重點是,你還有沒有這個幻想能力和勇氣。

薩德侯爵是雙子座,簡單來說,溝通寫作一定是強項,他的作品甚至有點長氣(雙子多數好多野講),多以人物對話型式寫成。西方很多名人星盤都可以在網上找到,可以作點簡單分析,細看之下,Sade的上升點在天蠍座而且冥王星接近上升點、在十二宮,那就真是合情合理了,他把生、死、性的議題變成生活一部分,這種傾向就像與生俱來,而且欲罷不能。至於,為何他能不顧一切地去實踐一個為世不容的自我?看到他的天王星合著南交點,就不用多想了,天王星代表離經叛道與自由,南交點則揭示了與生俱來的潛力,兩者加起來,薩德侯爵示範了如何把這個組合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也是一個masterpiece。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16日 下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唐唐擁抱本土  禮聘香港建築師情侶裝修大宅│8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