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借殼成首間全上市央企 紅色企業十年間攻陷港股

中西區會再鬧風波│陳捷貴拒避席涉犯規 保安員又抬人疑違法

2014-3-27 23:43
字體: A A A

關於中西區區議會的風波,今日再次有新發展。話說民主黨區議員許智峯連日來都堅持,有關推廣《基本法》的撥款需要公開及公平地審議,所以拒絕議員以電郵傳閱的兒戲方式處理,並爭取了今日下午重新召開文康委員會討論。

問題是,其中一個申請撥款的合辦機構是「香港中西區各界協會」(中西區協會),而文康會主席陳捷貴正是中西區協會的會董兼副主席,明顯有利益衝突之嫌。許智峯在會上要求陳捷貴避席,但不果,反而在陳捷貴要求下,保安員再次嘗試抬走許智峯,糾纏一番後主席才宣布散會。

首先,本報必須再三指出,保安員在法律上與一般市民無異,完全沒有執法的權力,自然也不可使用任何程度的武力。中西區區議會的保安再次向許智峯動手動腳,已涉嫌觸犯「普通襲擊罪」,其實許智峯絕對有權報警處理。

《852郵報》記者問過陳捷貴,他最初表示自己只是「請保安請許智峯離場,保安用咗適當的暴力去做呢樣嘢,咁我不置評啦」。但當記者表示保安此舉可能犯法後,陳捷貴就說「我當時睇唔到佢(保安)動手動腳啦」。本報又問過許智峯本人,他強調當時陳捷貴肯定見到保安抬人。

說到底,如果會上有涉嫌犯法之事,陳捷貴身為主席又怎可「不置評」呢?何況今日各方在會上糾纏了數小時,陳捷貴一直身在會議室,又怎會看不到保安抬人?

陳捷貴辯稱無利益衝突

至於利益衝突的問題上,本報翻查《中西區區議會常規》,當中第46(8)條就列明,如委員會主席發現會議議程所列的建議討論事項,涉及其個人利益,則應於會議開始時,提出由所有出席會議的成員決定是否把有關項目列入議程。第46(12)條則指,如委員會主席曾就某事項披露利益關係,則須由所有出席會議的成員決定,主席可否就該事項發言或參與表決,以及應否避席等。

換言之,陳捷貴應該在開會前交由委員決定,議程是否包括這次撥款;會上又應該交由委員決定,自己需否避席,但陳捷貴都明顯沒有這樣做。他向本報解釋,雖然自己是副會長,但完全沒有受薪,所以自己在事件中沒有金錢利益,自然不涉利益衝突。他強調,自己從來只在會上「申明關係」,而不是「申報利益」,故此不受《會議常規》相關條文限制。

不過,是否無收錢就等於無利益呢?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2條,「利益(advantage)」除包括金錢收入之外,還包括「任何職位、受僱工作或合約」。換言之,假如陳捷貴成功為中西區協會爭取合辦資格以至款項,立了功勞後而因而獲保留其會董及副會長職銜,則依然是獲取了一些利益,他根本難以撇清這個關係。

許智峯將向廉署報案

實際點來看,根據區議會文件,中西區協會就表明自己主要會在宣傳方面協助,並計劃舉辦徵文比賽及午間茶聚。

由此路進,假如中西區協會真的成為合辦機構,日後在宣傳刊物上很可能會印上陳捷貴的大名,以至印有其尊容。同時亦相當有可能,陳捷貴會成為徵文比賽的頒獎嘉賓,以及午間茶聚的講者等等。更何況,中西區協會的名字愈響,自己掛著副會長的名銜,跟政商界的人拉關係亦會更容易。

如此種種,都能大大增加陳捷貴的知名度,甚至可增添自己的政績,試問又怎會不是利益呢?

諷刺的是,陳捷貴今日還指,許智峯如有不滿的話可向廉政公署投訴。而許智峯就讓他「得償所願」。他向本報表示,一定會就陳捷貴的行為向廉署報案。至於究竟撥款的最終結果如何?許智峯指,現在陳捷貴又還原基本步,將會以電郵傳閱的方式表決撥款。他現正盡力想方法阻止這個「黑箱作業」的行為。

(吳兆康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7日 下午11:4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 | 新型毒品「隱藏性」高 發現青少年吸毒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