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 • 林行止導賞:家庭「煮」婦的經濟貢獻!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鍾樂偉網誌│1988 與 2015:我們究竟失去了什麼?

2015-12-17 16:11
字體: A A A

一年前,韓國有線電視頻道 tvN 改編了尹胎鎬的同名網路漫畫《未生》,收視不但突破了韓國有線電視台的歷史,更也於韓國社會引起了廣泛的關於非正職工人與年輕人就業市場的討論與反思。一年後的今天,同樣是tvN,同樣是金土連續劇,這一次它們要再一次創出了韓國電視台的新紀錄。

自 11 月起播出,由《請回答1997》、《請回答1994》製作班底申元浩導演和李祐汀作家再度攜手合作的新劇《請回答 1988》,該套劇集於第 9 集時,除了打破了韓國有線電視台的平均收視最高紀錄外,近日韓國社會也因這套劇集的熱潮,廣為探討為何這套劇集能夠於韓國引起瘋狂熱議的原因。現在,20 歲的一代會關心劇中主角愛情線的最終發展、30 至 40 歲的一代會看到劇中的錄音帶與時裝服飾想到昔日兒時的片段、50 與 60 歲的一代則喜歡劇中所談及家庭溫暖元素。然而,集中起來,不少韓國人也從 1988 與 2015 這兩個年份背後的意義,分析《請回答 1988》能夠成為了社會文化議題的定點。

發生在首爾市道峰區雙門洞的五個家庭故事,其實是一個 1988 年韓國社會的縮影。它既充滿溫情,亦滿懷鄰里間互相守望的人情味,是申元浩導演刻意回看過去而建構出來的烏托邦社會。然而,回到今天的韓國,早陣子韓國流行著一個社會詞彙,是「地獄朝鮮」,背後是從青年人眼中看當下韓國社會模樣的一種聯想。從不少當下的韓國年輕人眼中,他們認為現在的韓國社會尤如昔日的朝鮮歷史時代一樣,充滿着門閥、世襲、不公義、封建與絕望。青年人向上流動的階級,已被一個又一個由於出身於富裕家庭背景的「富二代」封鎖,當下更進而世襲化。面對着社會資源與機遇被上層社會壟斷,無錢無權與欠缺希望的韓國青年人,除了感到無力,亦有一些面對絕望下選擇了結生命。

因而,當現在的年輕一代,看到電視中《請回答 1988》播放著那推翻了當下「地獄朝鮮」的韓國社會環境,那份溫情與親切,既是他們曾經擁有的美好片段,也是現在只能在夢幻中聯想發生的環境時,被挑動了的心靈,因而他們選擇在劇中找尋慰藉感。

27 年間,韓國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2015 年的今天比當年1988 的國民經濟平均收入高出 6 倍,現在大體上每家每戶都擁有自己的居所,20 歲的一代入讀大學也同樣是普遍不過的事。因而,從經濟層面來看,韓國人的基本生活的確比 1988 年的時代豐厚了。

然而,有留意近年韓國新聞的,也大可發現這段日子韓國人最關心的問題,正如《未生》與《錐子》中所探討的社會議題一樣,就是經濟發展出現放緩的危機。不少大企業開始了大規模的解僱潮,就算擁有工作,不少都是「非正職」的合約制工作,難以使青年人掌握未來生活的願景,導致社會的陰霾低氣壓越來越嚴重。家庭中,在職媽媽的比例比昔日的環境與年俱增,現在不少女性更為了避免被借故開除,更要在懷孕期間冒險工作。

而且,雖然社會整體的絕對貧窮比 1988 年大有改善,但今天韓國社會卻換來了極嚴重的相對貧窮問題,絕大部份的社會財產與資源都是集中在一少部份的財閥家族身上,這成了近月韓國多次爆發大型反政府示威的主因,亦是 2015 年比 1988 年更黑暗的實況。

另外,劇集《請回答 1988》大熱,正就是反映了韓國人尤其對 80 年代至 1997 年的 10 多年間好風光特別緬懷。那時,韓國經濟正直受惠於舉辦奧運會的帶動,國民生活欣欣向榮,大眾消費的意欲特別旺盛,每家每戶都有能力購買一部彩色電視機、錄影機與家居電器。有些較富裕的家庭,也可以如金成均一樣每年更換一輛新汽車,甚至有能力購買那些年剛剛推出市場的新科技個人電腦產品。總之,那 10 年間,只要有所求,擁有雙手,必定能滿足所有的物慾。

從 80 年代開始,韓國經濟每年平均都是 10% 的高速比例成長,也因而獲得「亞洲四小龍」的美譽。國民經濟數字方面,1988 年的韓國的人均 GDP 為 $4,600 多美元,到了 1995 年升至 1 萬美元,12 年後的 2007 年,韓國人均 GDP 首次超過 2 萬美元,成為「2 萬美元」經濟體的一員。及至上年 2014,韓國已成為世界上 30 個經濟大國的行列。

平均 GDP 或許是一直向上,但從經濟增長率觀察,便會發現韓國經濟隨著 90 年代中後,尤其在 1997 年 IMF 金融風暴後,都是每況愈下。98 年韓國經歷 -6.9% 的嚴寒經濟負增長影響後,雖然後來的金大中總統曾經出力挽救韓國經濟於水深火熱中,使他在任期間韓國的經濟成長率勉強重回至平均 4%,但後來的盧武鉉時代也只能大體上維持著這個數字,下一任的李明博總統更只能取得平均不足 3% 的經濟增長。現在,韓國平均只有平均 2% 的經濟成長率。

而且,那些年的韓國一般銀行存款利潤,平均可高至 15%,這就是為何成東日向獲取了 $5,000 萬韓圜獎金的崔澤父親建議他把所有金錢全都存放在銀行內。後來,到了 1997 年的金融危機時,韓國的銀行更曾經推出過 17% 的近年最高存款利率紀錄。然而,那些存款好日子也已經過去,近年韓國銀行的存款利率從 2001 年的 5%,下降至今年的少於 1.5%,可見昔日鼓勵人儲蓄的經濟政策已不復再。

除此之外,1988 年也是韓國首年實施最低工資的一年。最初韓國勞工的最低工資是時薪 $462.5 韓圜,每天 8 小時工作後,日薪即是大概 $3,700 韓圜。接下來的 27 年間,韓國的最低工資上升了 12 倍,現在的最低工資為 $5,580 韓圜,明年 2016 年則會進一步調高至 $6,030 韓圜。雖然基本工資上升了,但韓國的貧富懸殊危機卻一直深化。

1988 年韓國的「堅尼系數」只是 0.28,到了 1998 年已升至 0.31,及後的一年更升至 0.32。雖然韓國近年的「堅尼系數」數字算是穩定下來,2014 年錄得 0.3 的紀錄,但經濟於 97 年 IMF 危機後的轉型,也就是衍生了今天韓國經濟出現勞工彈性化問題。

IMF 的時代以後,韓國經濟只視汰弱留強為市場的金科玉律,財富更進一步累積在一批成功捱過 IMF 危機的大財閥手上。現在,一般工人處於極弱勢的位置,連基本的議價能力也欠奉。生活在當下的工人,難以想像到將來會有任何美好的願景。

這就難怪今天的韓國人,不愛看前景,唯獨是喜歡收看一些在回顧那些消費力強、高經濟成長、高存款利率、貧富懸殊較溫和與工資保障較強的劇集,緬懷昔日所謂的 good old days。

(圖片來源:鍾樂偉fb)

參考與翻譯:http://bit.ly/1TPCMXe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17日 下午4: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地兩檢】梁家傑余若薇接連引噓國歌 批高鐵擬在港執行大陸法律│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