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更「紅」】北京改變搞港媒政策 成大陸生意人衡工量值「政治任務」│范中流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劉山青網誌│空域爭議之: 航空圖 (Flight Chart)

2015-12-18 22:54
字體: A A A

有關三跑中爭議最劇的空域問題,政府只在2015年透露:「於二○○四至二○○七年期間,三方專題工作組召開了十次會議,通過快速模擬的嚴謹驗證,及本「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程序」的基本原則,於二○○七年共同制訂了《珠江三角洲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方案 (2.0版本) 》(《方案》)。

該《方案》明確規劃在二○二○年前的短、中及長期優化目標和措施,亦已周詳考慮區內各機場日後新建跑道、航道及空域設計,包括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發展和周邊主要機場擬定的發展計劃的兼容性,三方並同意透過
1. 空域共享、
2. 統一度量衡
3. 等互惠互利的方式,盡用珠三角空域資源。」

當中關鍵的「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程序」和空域共享,則一直諱莫如深。

它在2012年的新聞稿表示:「專題工作組會議同意按照早前訂立的中長期工作目標和計劃,繼續優化區內空域設計,包括飛行程序及航道,以及設置相關的軟硬件設備,如訊息交換平台等,以進一步加強三方的溝通和協調,完善珠三角空域的使用和航空交通管理。專題工作組亦同意按計劃推動取消珠三角地區空域限制,並逐步建立包括香港、澳門、深圳及珠海各機場在內的南珠三角終端區,從而提升區域航空運輸能力,及達致如期於二○二○年實踐「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程序」的最終目標。」

這所謂取消珠三角地區空域限制,建立南珠三角終端區,如何影響香港飛行情報區(HKFIR) ─ 所謂香港空域; 或如梁振英所說的「有信心在符合《基本法》規定的情況下,與中央和內地地方部門協調解決空域管理問題」,則未可知。

第一百三十條,—–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飛行情報區內提供空中交通服務,和履行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區域性航行規劃程序所規定的其他職責。

在這份新聞稿中,值得注意的是,「優化區內空域設計,包括飛行程序及航道」和之上的「快速模擬」。

由於,新增跑道意味著新增航道,而這些涉及的空域設計是用電腦以實時「快速模擬」技術處理的,類似於打機。新的一套航道,或航空圖,其北行路線( north circuit )會與深圳機場的南行路線 (south circuit) 互相干擾。如何讓相方短暫地進入對方的飛行情報區和在同一高度不出現重疊,正是會議討論的空域問題。

空域優化和航空圖設計是民航局的專責。這方面進展如何,政府一直沒有交代。機管局可能透過「政府服務」支付這部份費用。

現在三跑的位置已確定,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立即設計出其新一套的進場(復飛)、離場標準航空圖,並在三方會議中進行具體磋商。

根據其年報,政府服務費用包括應付予民航處的航空交通管制服務費用,以及應付予香港天文台的航空氣象服務費用。2013年的政府服務費用上升2.8%至8.5億港元。若從這裡看,其「快速模擬」(Real time simulation)設計似乎尚未開始。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18日 下午10: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星戰7》片尾特別鳴謝驚見歐思邦 影迷批「唯一污點」│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