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鐵皮紙品廠大火7死4傷 原址為廢棄豬棚

藍嵐

-藍嵐的職場森林

典型香港仔,在獵頭行業打滾,現職吃力不討好的中級管理層:看盡職場人生百態,奇人異事,奇珍異獸。因工作的需要引致說話過多以及不停見人講人話之故而不知不覺患上疑似自閉症和精神分裂。多愁善感但又喜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冷眼中的世界是冰藍的。

寸王們的落難記│藍嵐網誌

2015-12-27 11:00
字體: A A A

綜觀今屆歐洲四大聯賽,英超可謂充滿戲劇性:衛冕冠軍車路士淪為護級分子,相反升班馬或降班膽之流的李斯特城或屈福特之流卻進佔前列;傳統勁旅曼聯、利物浦卻一再浮沉。難怪英超比起其他國家聯賽受歡迎,至少不會那麼一面倒的「屈機」。

當然任憑那誰如何有先見之明,對於在同一領隊或近乎同一班底下,車仔沉淪以至「寸王」摩連奴極速下馬相信可謂無人能料(說估到是吹水吧),戲劇指數遠高於費爵爺退休後由莫耶斯帶領那屆的曼聯。

正所謂一沉百踩,英傳媒的一班「專家」們自然不遺餘力地分析摩帥敗走之迷,也充斥不少獨家「內幕消息」。說實話,摩佬對傳媒甚至同行說話向來不留情面,傳媒一有機會自然不會放過任何「做佢」的機會。話說回來,小弟覺得「寸王」固然有點被勝利沖昏頭腦,以致過於偏激甚至失控(如狠罵女軍醫實屬非必要),但要是把他的「寸」或「只懂打順境波」說成其失敗主因未免是有點「馬後炮」 – 試問他在之前最成功的那幾季可嘗不是「寸寸貢」呢?而他在波圖、皇馬或車仔亦經常以「泊大巴」險勝強敵。某程度上,在球員生涯無甚名聲或作為以當翻譯員上位的他,正是以「寸」及「以弱勝強」去建立自己聲威;如黎明話齋,魚柳包沒有魚柳就不是魚柳包;摩佬不寸就不是摩佬吧!

鏡頭一轉,在筆者下筆之時,人們現在討論的是另一「寸王」、摩連奴的師父雲高爾之去留- 無他吧,曼聯贏又嬴得不夠漂亮,最近五場不勝兼連負弱旅,雲帥自然被「喊打」。可是班霸曼聯輸波固然是罪,但有些指責卻是有點無聊的:說他比賽時無落場提場不夠激情?君不見他多年前在不同球會奪冠時也是同一個模樣?又例如,有人說他愛排怪陣不跟常理出牌,那麼大家在世界杯看他在射十二碼前換龍門也不是看得津津樂道、高呼戰術大師嗎?用新人棄星級球員向來也是他哲學的一部份,也因而造就了沙維、梅拿等上位,怨也只能怨那些如迪馬利亞或小豆等球星在給予一定時間下,也夾不到他或球隊吧。再說到他的球隊風格不及費爵爺般水銀瀉地,但人腳此一時彼一時之餘,難道繼任領隊也非得跟著傳奇前領隊舊有風格不可嗎?

撇除成績一環,小弟至少看到個別球員在他調教下在用波方面有顯著進步,比如史摩寧及楊格(至少他少了莫耶斯時的「91斬」吧)。當然他掛在口邊的「足球哲學」是龍是蟲屬見仁見智,但筆者又覺得,無論那個行業的領袖也好,行得出來也應至少讓人覺得他們有自己的一套吧(那怕是對是錯;再者很多時世事沒有對錯,只有嬴輸)。

相反,有時我覺得雲帥在逆境時所談的「人生哲學」反而豁達得來也不失自嘲,值得深思:「這一刻我不能替自己辯護些什麼;歐聯出局了,現在我說的所有東西也是錯的。」「二十五年來每天我也會自我檢討。所以我是 – 或者現在我(因球隊幾連敗)應説我以前是 – 一個好領隊。」

說到底,任憑你是什麼王球評分析專家,大都是事後孔明用結果去反堆砌及支持其分析(人稱 narrative fallacy),因世人也是慣常膚淺地輸打贏要,只是程度有別:有些喜極速轉軚又愛動輒咒罵,有些則耐性較大或較厚道 – 單看前幾屆有些阿仙奴球迷高呼炒雲格已 out 要換高普,到近幾年有獎落袋又變回萬人尊重的教授,便可略知一二(從這角度去看,阿仙奴高層是能抵受輿論壓力又有遠見的;相反高普去了利記後還在掙扎中)。因此在逆境時,與其又煞有介事地辯護些什麼(反正輸了什麼原因也會淪為了弱者的藉口),倒不如接受俗世的遊戲規則,再乾脆用成績讓人閉嘴吧。

說到這對落難的「寸王」師徒們,總覺得若英超失去他們是失色不少的,單是賽後訪問也沒有那麼多妙語連珠吧。且看他們可否東山再起或絕地反擊對批評者當頭棒喝吧。

畢竟,這個世界有很多寸人,有些是寸得來很可愛或有型,娛樂性高讓人大呼過癮而憎不下他們:世界球壇的表表者為摩連奴;上流名門界昔日則有敢言風趣的賭王何鴻燊;演藝界或有能把爛片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化腐朽為神奇、在高登仔心中視為經典的萬梓良。當然,世界是不公平的,有此特質而仍被眾人寵愛為數者少;不屬此類別者又自以為是搞得不好的話,小心隨時會變成我們的叻哥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27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我將來要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