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服務差」? 又真係唔抵幫嘅……|銀水|的士大哥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愛要說出口|常月明網誌

2016-12-3 08:52
字體: A A A

常聽人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當我們在車道上向車上的女兒女婿揮手道別後,妹妹催促我們快快進屋,以免著涼。誰知道我尚未關好大門,你爸爸就放聲大哭。那一聲聲的悲嚎,令我六神無主。想回頭叫住妹妹,又怕阻延他們上班。

你爸爸的眼淚,加深了我的心酸和哀痛,結果兩老痛痛快快地抱頭大哭了良久。

中國人大多是「愛在心裡口難開」。尤其像你爸爸這種特別內斂個性,在他一生之中,除了我這個老伴,他的世界就只有兩個女兒,啊不對,近年還有三千寵愛集於一身的貓貓么女。這次女兒回家小聚後,離去時引起你爸爸情緒上這麼大的波動,相信是與多個月前,他跌了一大跤,身體狀況大不如前,令他有點意志消沉有關。

人終其一生,到最後不過是一縷輕煙罷了。在這個大喜大悲的人生裡,又有什麼能跟感情、親情的牽掛,更能使人刻骨銘心?但是,不曾有這些切膚之痛的人,如何能讀懂這親情之間的思念指數?

有時會想,如果思念、惦掛是一本書就好了。我們可以用言語和文字,去把思念立體化。可偏偏,思念除了會化成眼淚,別無其他方法,可以真正表達。一旦犯上這思念之病,就無法逃避。不管用什麼法子,只要聽到對方的聲音,或者從第三者口中聽到女兒的名字,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往地上跌,完全失控。

身體有病,尤其是長期的病痛,身心的苦,自己最清楚。但思念之痛,連自己都難以控制。爸媽的情緒,至今仍難以平伏。也許是年紀大了,免疫力日漸衰落,什麼事都好像提不起勁似的。

每次你外婆看到兒女和孫子從外地來探望她,她總是要求他們在逗留時能多聚一些,擔心他們下次再來,已經無法相見。現在,我們是不是也開始有這樣的想法?因此更難以自拔。
妹妹常打電話來安慰我們,但我的回答總是這一句:「給我一點時間吧!」

對自己看重的親人,心中有愛,就趁早把它說出來。千萬不要一失「機」成千古恨,否則機會一旦錯失,再想說時,可能已天人永隔,永遠沒機會再說。因為未能表達對對方的在意,也許會永遠活在「但願我說了」的遺憾之中。

時間是沒有任何人可以真正掌握的。雖然它與我們如此息息相關,也只能由事物的起始和終結,去感覺它的存在。在我們心中,過去是記憶,將來則為不可預測的未知。只有目前,才是真正的存在。

每個人都有同樣的二十四小時,一切人與事都會隨時光老去,逝去。珍惜今朝擁有的一切,珍惜身邊人,不要讓今天成為明天的遺憾。努力扮演好人生的角色,細細品嘗別人對自己的付出、對自己的關愛,換回來的,也許是加倍的回饋和感恩。如此良性循環的人生,一定興味盎然。

以此跟女兒共勉。

爸媽愛你們,深深地愛著你們!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2016/12/3
(圖片來源:Pope Benedict XVI in the United Kingd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3日 上午8: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月娥的競選公關策略|王陸|關公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