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寺現「中国心」假冒繪馬 另類「到此一遊」兼宣示主權?│廣雅仁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單車城市

2015-12-28 23:28
字體: A A A

有人說:一個城市的環保成績,要看看是否容許單車。若果這樣看,在我的腦海裡一直浮現在中國改革開放前的大城市的大街上,川流不息的人騎着單車,的確比汽車還多,那麼是否空氣較清新呢?其實未必,想起那時候行人道旁擺放的磚頭和沙泥,和汽車駛過翻起的塵土。街道上隔不遠就有人持着大掃把把路中的泥塵掃向一邊。我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麼意思,因為汽車駛過又把塵土翻起來揚起來。可能他的角色就是做好社會主義下一口鏍絲釘工作:不斷重複掃走泥塵,直到下班為止。

大城市能否容納單車是一個普遍問題,也是城市規劃的老問題。單車也是交通工具,但以前建設一個大城市,從來沒有考慮單車怎樣走,也沒有設計單車專用道。試想想:一般人騎單車的速度約每小時15至25公里,參加比賽的單車可以走得更快,例如環法單車賽(Tour de France)的參賽者,曾經造出時速55公里的記錄,差不多達到或超越了許多城市裡的汽車平均時速。汽車的駕駛者有先進的安全設備保護,單車的駕駛者相對就較為吃虧了。那麼誰來保護單車駕駛者?

單車是是法國人西夫克拉(Comte de Sivrac)在1791年發明的,但據說達文西早在1490年的手稿中巳出現了單車的雛型,實在不可思議吧。直到1874年英國人為單車設計了鏈條和鏈輛,後輛推動,前輛轉向,改變了單車的傳統的設計。維基百科更說單車於1875年傳入中國,溥儀是第一個騎單車的名人。1922年遜位皇帝溥儀結婚,他的堂哥溥佳送了一部單車給他。雖然旁人説騎單車很危險,建議他不要這樣做。但花了十多天學習,溥儀便懂得駕着它四處跑了。

可以想像,騎單車帶來那種簡單的、自在的、在路上馳騁的快樂,連落難的王孫也喜不自禁。

倒不如説單車代表了自由走動的交通工具。它的設計簡單,佔了極小的路面,行走便捷,穿插在大街小巷,上山下鄉,隨心隨意,率性而為。記得在日本大阪市內旅行時,除了馬路上偶然看到單車,但更多看見敏捷的人騎着單車走在行人道上,優哉悠哉。這種情況下人車並不爭路,但你看見行人道路上有單車迎面而來,或靜靜的在背後超越你,不能不閃避一下吧。所以行人道上的單車駕駛者也隱約帶有挑戰行人道為行人專用的味道。

在澳洲騎單車,沒有想像中那麼浪漫和那麼任性。駕駛者要注意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須戴上頭盔,觸犯了法例就會被罰款。維多利亞州於1990年7月實施強制戴上頭盔的法例,新南威爾士州於1991年1月跟隨強制成人戴上頭盔,同年7月擴大至兒童駕駛者。到了1992年,差不多所有州政府已經實施這條法例。到了2013年昆士蘭州政府才發現有些騎單車者因為宗教理由,需要豁免戴上頭盔。

戴上頭盔是否能夠提供足夠保護,學者一直爭論不休。出售的頭盔必須符合澳洲安全標準,但可否全面保護頭部卻成疑問。悉尼不時發生其他車輛和單車隊伍在公路上碰撞,釀成人命傷亡的新聞。我曾經看一個說法因為騎單車者配戴的頭盔遮掩了兩旁的視野,如果突然改變行駛線,會導致無法察覺逼近的車輛。另外亦有一個說話是單車或單車隊伍沿著公路邊前進,有時候佔據了過多的路面,引致其他車輛無法超越,一時情急氣憤之下,撞了上去。

有什麼解決的方法嗎?恐怕沒有。政府沒有打算建造更多單車專用道,而且有些市內的專用道位於巴士站和停車場出口。交通燈前,車輛又會取道佔據了專用道,單車變成寸步難行。新州政府最近公佈將於明年3月實施一連串各打五十大板的騎單車法例。第一、車輛在時速60公里或以下,超越單車時必須相距1米;60公里以上,相距必須1.5米。第二、成人騎單車者,無論到遠或近,必須攜帶有照片的身份証明文件;新州沒有身份證,即是帶車輛駕駛執照。第三、單車衝紅燈,罰款由71澳元增至425澳元。第四、沒戴上合格頭盔,罰款由71澳元增至319澳元。即是説騎單車等於駕駛私家車。你説公平嗎?

由此看來,政府以為用了專橫行政的手段,解決了一個困擾大眾已久的問題。事實上,如何執行才是令人頭痛。大家在海邊、郊區的小徑早已習慣不戴頭盔自由地往來。要令大家明白要配戴頭盔,相信可能要作一個大規模的宣傳,再加上對違法者提出檢控,才見成效。至於在路上單車和其他車輛的安全距離,知易行難,因為悉尼某些街道相當狹窄,如何做到兩者相隔1米的距離實在匪夷所思。唯一的辦法是跟着單車之後慢慢前進,只要你心平氣和地想起彼此在同一天空下,難得如此巧妙的相遇,就當作一種緣份,不是更好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12月28日 下午11: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兆彬網誌│集體儲蓄彰顯公義,絕非世代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