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erdeen網誌│究竟Uber有沒有違法?政府也玩拉布

【專訪】楊岳橋:是時候由公民黨新一代去肩負更多(兼論新時代三大議題)│方浩文

2016-1-2 19:47
字體: A A A

踏入2016年,也是香港選舉年的開始,吹響號角的,就是2月28日舉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選舉的提名期將於星期二開始(5日),本報早前與已宣布參選的楊岳橋進行專訪,談自己眼中的本土,與及公民黨未來要面對的議題。

點睇本土化?

首先,放諸四海,任何政黨都離不開本土,過去多年,香港政黨的思路都循此思路進,「當民建聯早排出嚟見記者時都話自已本土,仲有邊個敢話自已唔係本土啫!?」只是近幾年香港和中國的矛盾多了,更突顯香港本土的問題。我不認為本土是一個議題,分別只是大家的視野是甚麼。

點睇香港人優先?

這議題從來都不需要講太多,以香港人利益為本位從來都係香港政府應該做嘅事,甚至各地政府都應以當地人民的利益為本位,但我未有足夠智慧去進一步明白。

岳少的眼中的本土是甚麼?

至於我眼中的本土,就是要回歸基本法賦予香港人的權利和一國兩制,捍衞一國兩制也是捍衞本土的一部份。一國兩制運作了18年,已經開始有走樣的地方,例如高鐵一地兩檢,政府死心不息地希望霸王硬上弓,漠視《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而人大「831決定」亦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因此,我追求的就是在基本法的框架下為港人爭取最大的空間。

會否覺得香港人優先同你眼中的本土,兩者有共通之處?

我認為兩者是表達方式上的差異。尊重基本法,撐住基本法之下賦予香港人的空間,這可視之為施政框架。至於施政方向及重點方面,如果當權者從香港人利益出發,就會在空間內做最多。情況就如一個帳篷撐得越大,內部的空間才越大,香港人優先就是帳篷下不同人利益分配的問題,但這不代表要先做框架,再做方向,互相無衝突,政府應該兩者同時做,但我認為框架是重要的。

是次新界東補選是要填補前公民黨黨員湯家驊辭職遺下的空缺,適逢梁家傑亦宣布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不會尋求連任。被視為黨內新一代的楊岳橋對這契機有何看法?

公民黨2.0

首先,必需要強調,公民黨不是一兩個人說了算,而黨對未來方向亦未有一致看法,但我認為我們應先認清這新時代的三個議題。第一個是2047年二次前途談判,不知何時會放上議程,但不能渾渾噩噩等這天來臨,香港人一定要做好準備。準備,就是爭取回歸基本法之下賦予香港人的最大空間,「因為當空間已越縮越窄時,你仲傾咩啫?」

第二個議題就是如何engage(吸納)受過雨傘運動洗禮的一代,讓他們進一步肩負香港,政黨亦要正視已有一代香港人對社會事務及政治發展出他們的看法,他們很有抱負,政黨要思考如何製造空間給他們,一同面對將來的責任,而政黨未來十年的使命感就是製造最多空間去讓已經,或快將覺醒的年輕人去投入香港。

至於第三,在新時代之下,其中一樣產物就是市民對政黨失去信任,這是一定各政黨一定要acknowledge(承認)的問題。我同意外界未必相信、或願意「聽政黨支笛」,新時代未必每次都由上而下,而議員也不是「大晒」,只係「多咗一頂帽,當遇上重大議題時,你係大家授權你入去投票嘅嗰一個,與及講出市民嘅心聲」。不過,修補市民對政黨的信任不是單靠公民黨就可以做到,其實全世界的政黨都要面對失去權威和市民信任的問題;對權威失信任,其實也是在延續「命運自主」這議題,而命運自主亦與在基本法之下爭取最大空間。

過了今屆立法會,公民黨四大狀就全面退下前線,楊岳橋指是時候由新一代去肩負更多,但他表示這只是適逢梁家傑不再尋求連任而得出的客觀效果,並非刻意安排。他又認為,自己這一代的責任是承先啟後,「可能去傾都係由下一代去傾,我哋就為下一代撐定個空間,等佢哋上戰場時有更大空間」。

(撰文:方浩文)(圖片來源:楊岳橋fb)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2日 下午7: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台北市中心7-11取消24小時經營 7-11密度最高的香港又如何?│廣雅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