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靜慈網誌│政府管理公共年金回報會有幾好?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劉山青網誌│珠海機場現形記

2016-1-3 09:43
字體: A A A

香港政府或官方機構與大陸合資合營的,大都被搵丁,就算其公司有盈餘,也未必收到錢,因為收不到股息。

港大校委會近年風風雨雨,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李國章、陳文敏和告密者身上。其實,校大校委會近來每次都討論香港大學深圳醫院。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是由深圳市人民政府全額投資,採用港式管理的一座大型綜合性公立醫院,是香港大學在深圳市的附屬醫院,於2008年6月5日開工建設並於2012年10月24日開始正式營業。但這是一筆糊塗賬,港大校委會無法自拔。所以,校委會對馮敬恩的訊息封鎖,包括這一項,不准其出席這項議程。

珠海機場

二零零五年八月,機管局與珠海機場公司(位於中國珠海的珠海機場所有者)和珠海匯暢就珠海機場的管理簽訂一份框架協議和合作協議。珠海機場公司和珠海匯暢均為珠海市政府全資擁有的國有企業。根據協議,機管局的全資附屬公司 — 香港機場(中國)與珠海匯暢合組珠港機管,以便營運和管理珠海機場。二零零六年七月,香港機場(中國)以現金出資人民幣1.98億元(相等於1.93億港元),以獲取珠港機管的55% 股本權益。珠海匯暢則以現金出資人民幣1.62億元(相等於1.58億港元),以獲取其餘45% 股本權益。珠港機管須向珠海機場公司支付首次專營權費人民幣2.50億元(相等於2.47億港元)和年度最低專營權費人民幣300萬元(相等於300萬港元),而珠港機管則就此獲授珠海機場及其營運資產的管理權,為期20年。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日的新聞稿有一句,「合資雙方會進一步商談入股的時機及細節。」這一句便是禍心。

機管局財務報表

06/07年年報在「珠海市珠港機場管理有限公司」的一段為:「人民幣3.6億元 ;佔55% ;(提供) 機場管理和提供航空相關的運輸及地勤服務。」

它之後一直不披露其財政狀況。在2012/13年報的(b) 流動資金風險一項中,它寫下:「除機場保安公司和珠港機場公司須負責本身的現金管理工作外,集團的所有現金管理工作均由本局集中管理,包括現金盈餘的短期投資和籌借貸款及其他借款以應付預計現金需求等。本局的政策是定期監察當時和預計的流動資金需求,以確保維持充裕的現金儲備,並同時獲得大型金融機構承諾提供足夠的備用資金,以滿足短期和長期的流動資金需求。」

直至14/15和15/16年報,它才披露,在2013年其非控股權益應佔年度溢利為5百萬港元,非控股權益應佔年度全面收益總額為7百萬;2014年則分別為虧損4百萬港元和2百萬港元;2015年則分別為溢利14百萬港元和13百萬港元。

問題所在

「珠海市珠港機場管理有限公司」(JV)所管理的「珠海機場公司」(ZHA Co)的貨運量一直無法吸引航運公司在那裡開營運中心;其航空訓練班無法達標;其機場費用無法增加。這導致其項目在機管局的以10%為貼現率的常規下,出現負淨現值(Net Present Value),即蝕本生意。這還不止,更大問題是,機管局是大股東,卻沒有控股權。

珠海市政府全資擁有的國有企業「珠海機場公司」本身是糊塗賬,它有5千萬人民幣的借款不知所終。它一真想迫機管局購買其25%股權。機管局最擔心的是其未來承擔(potential hidden liabilities)。

但問題之難於處理是,它並非商業行為,而是政治行為。機管局擔心一旦拒絕,會影響特區政府和珠海珠海市政府的關係,也擔心影響機管局在內地的聲譽。所以,這形成了大陸地方政府呃機管局,機管局呃香港市民的新官場現形記。

(珠海市富山工業園網頁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3日 上午9:4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情360網誌│香港的長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