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稱李波「首先是中國公民」 香港數百萬持外國護照者添憂慮│廣雅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擦身而過的熟悉

2016-1-5 22:00
字體: A A A

 

一千萬突擊任務:不准去翻錢包,你要在十五分鐘之內,憑記憶畫出一張港幣一百元的前後兩面圖案,包括紙幣上所有細節,例如圖像、銀碼、編號、中英文字的正確位置(任何一間你喜歡的發鈔銀行皆可),你認為你做得到嗎?

我嘗試畫。但我只記得匯豐銀行的獅子在紙幣前面的左方,左上角有編號,銀碼則在右上角──慢著,好像左右上角都有。底部是銀行的英文名稱,對了,有中文字嗎?好像有,應該在背面……畫完後,我把紙幣拿出來對照,噢!原來我真的沒有本事贏到這一千萬。

每天都看到、用得著的東西,為什麼竟然印象模糊?

UCLA心理學系副教授Alan Castel指出,我們總會對生活中很多常見事物視而不見。他做了一項實驗:他問過五十四個在同一座商業中心工作的人,能否正確地說出最近自己辦公室的滅火器位置。據他事前調查,滅火器位於各層辦公室必經之路,顏色鮮艷、體積不小,沒可能看不見,但是結果發現,五十四人中,僅有十三人,即是百分之二十四受訪者,知道它們的正確位置。大部分人回應「從來沒有留意它的存在」。當研究人員請受訪者找出滅火器,他們全都可以在數秒之內找到,證明滅火器的位置很顯眼。數月之後,研究人員再問同一批人滅火器的位置,這一次,他們百分之一百都記住了。

Castel解釋,經常看到的事物,不等於可以在記憶中存在。例如每天乘港鐵的人,雖然每天都經過閘口前的便利店,「看到」便利店店員,除非光顧過幾次,否則也沒多少人記得店員樣貌。因為太多記憶會令腦袋負擔不來,所以在有意無意間,大腦會讓不重要的資訊流走,甚至阻礙它們進入,以防瑣碎事物霸佔了儲存重要資訊的空間。記不記得一張紙幣的細節,並不影響我們的生活,所以我們會視而不見。Castel提醒,對於影響自己安全的事物,其實應該記住,例如滅火器、走火通道位置,即便是火警時一片漆黑,至少能憑記憶逃生。

 

(原圖取自:《重慶森林》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5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溫莎城堡改用羽絨被 「現代化」威脅焗棄傳統?│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