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流會】長毛:石頭變唔到蛋 陳偉業:流會為泛民團結成果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法政匯思網誌│南柯一夢?

2016-1-7 13:40
字體: A A A

這個網誌通常讓我們分享一下律師們的八卦趣聞。但我這個小律師,最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做了一個很多香港人一貫沉默的角色。醒來鬱悶了好久,沒心情寫什麼八卦。不知大家讀後會否發覺也發過這夢?(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幾年前,有個大陸民運人士從澳門來港被拒入境,香港卻不依外交慣例遣返出發地,反而從中港碼頭帶到邊境送入大陸;我沒出聲因他不是香港人,與我何干?

去年開始,銅鑼灣書店的幾個人開始在不同國家被消失;我沒出聲因那些事件不在香港發生,與我何干?

幾個月前,幾百個大陸律師被帶走、被捕,我沒出聲因我不是大陸律師,與我何干?

幾日前,李波被失蹤;我沒出聲因我不會出版大陸禁書,與我何干?

明年,支聯會人物都被失蹤,有電話說他們在深圳協助調查,必須低調;我沒出聲因為我不組織愛國民主運動,與我何干?

後年,香港維權律師都被失蹤,有傳真說他們都用了自己的方法回大陸協助調查;我沒出聲因我不是維權律師,與我何干?

四年後,高鐵完工,一地兩檢,我經常要跑大陸的老公被夾硬帶到西九站,不用經過香港入境處的櫃台,反而通過了一道後門就直接被推了上往北京的高鐵;我報警,警方失蹤人口組來調查,但老公的回鄉證還在家,入境處也說沒有他的離境紀錄;之後收到他來自北京的電話,要我低調,說他被指經濟犯罪要協助調查,好像是因為跟某高幹子弟搶生意結了冤;之後又收到傳真,說他用了自己的方法回大陸協助調查,很快會回來;

我在香港找律師幫忙,但維權律師都不見了,其他律師都不敢接辦有關大陸的案子;電視報紙也不敢報導,因為老闆們都是大陸龍頭企業;我找大陸律師幫忙,他們連見都不敢見我,還說要檢舉我;我找那些請了我食很多蛇齋餅糉的議員們和人大代表們,他們說事件很奇怪,要等警方調查,但如果是大陸公安做事會乾淨很多,還說收到消息指我老公坐「洗頭艇」回大陸嫖妓被扣留了;特首嘛,他說希望我失了蹤的老公出來提供資料;

十年又過了,兒子20歲了,他每天高唱國歌,說國家就是我們的強大後援,沒國家就沒香港,不應該批評國家和領導人,連踢波也不可以踢贏國家隊;而我的老公還是⋯⋯」

希望大家告訴我這夢像「南柯一夢」,夢醒後一切會回復正常,不會像 “déjà vu”,夢境成真吧?

(撰文:衛庭官@法政匯思)(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7日 下午1: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沙皇登基】林行止評港大校委風波 批梁特「有風盡駛𢃇」│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