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黃成智勢「𠝹」中間票 單議席單票制第三候選人恐成炮灰│廣雅仁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野火

2016-1-11 23:23
字體: A A A

焚燒漫山遍野的大火,澳洲人一般叫它做bushfire,即是山林大火。谷歌翻譯(Google Translate)更直接,叫野火,實在譯得妙。香港叫山火。像重陽時在山上節拜祭先人,不小心留下火種,風高物燥,火種蔓延開來,點燃了樹木和草叢,一發不可收拾,燒得幾個山頭焦黑一遍,遠看不知道火勢的霸道和速度,但其實兇猛得很。香港的山火,遙遠在山上,很少會波及民居,算是運氣。我年少時住在山坡的木屋區,屋子排得密麻麻,某天半空懸掛的電線冒煙起火,幸好發現得早,消防員及時趕到,大家才能避過一劫。

澳洲的山林大火,起因衆説紛紜,固然有人刻意縱火,引起混亂,結果造成悲劇收場。每年總有幾個如此唯恐天下不亂的白癡,但他們不是真正精神病患,只是覺得生命太無聊,需要一些剌激。我想像不到為什麼有這樣瘋狂的想法,因為實在有點走進了人性的黑暗面。老實說,是不是像香港某個姓蔣的女議員説的那樣,那些能夠透視這些瘋狂的想法的背後的醫生,最後也瘋狂起來?大家聽到了是否哭笑不得?所以不要太高估政客的智慧。

大火要依靠乾燥而高溫的天氣迅速燃燒起來,加上高溫引起的熱風,把火舌吹向四周,所以蔓延得非常迅速,撲救變得非常困難。去年聖誕節在維多利亞州的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沿岸小鎮洛恩(Lorne)附近發生山林大火,焚毀了112楝房子,大洋路也封閉了一段日子,直到最近才重開,讓居民返回居所,點算損失。州政府重開太洋路,也希望吸引遊客,恢復部分商戶的生意。

我十多年前到過大洋路,投宿在阿波羅灣(Apollo Bay)附近的一個農莊。阿波羅灣位於洛恩西南,車程約50分鐘。那一次乘坐巴士,下車時不慎扭傷了足踝。農莊的主人是一個年老的漢子,駕車前來接我們到農莊,然後趁進食晚餐前很熱情的帶我們走訪叢林,印象中好像到達一個小型瀑布就回頭。我還記得來回走了近一小時的山路,扭傷的足踝在不斷行走下反而沒有原來估計的痛楚。晚餐和早餐都由主人夫妻兩人下廚,食物材料都是新鮮的,但味道就記得不清楚了。

今天許多人都想入住農莊,一嘗特別的地道風味,但食材都不一定由農莊本身栽種。我的朋友就告訴我,他最近入住的農莊,雞蛋都是從連鎖超級市場買回來的,因為他看到了盒上的標記才知道。不過大家不必擔心,澳洲的農莊不少仍然是真正的農莊,你依然看到牛羊,幸運的也碰到一片綠草如茵。不過由於經濟掛帥,講求方便,你就當作是另類的酒店吧。不要追求超然於塵世外,也不強求不吃人間煙火的生活體驗。不然的話你會失望的。

大洋路大火剛熄滅沒多久,西澳洲首府珀斯的西南市郊小鎮亞爾納(Yarloop)附近又起火,這一次128個家園全毁。大火怎麼會發生呢?1月6日晚上,距離維隆納(Waroona)鎮西北29公里的地方遭受雷電擊中,首先起火,因為天氣炎熱,大火直捲附近的幾個小鎮,大批居民倉皇逃生,黑夜中跑到平賈拉(Pinjarra)鎮避難。火勢猛烈,濃煙淹沒方向,加油站也要停止注油,以免燃油混入空中的燃燒的灰燼引起連鎖爆炸。到了星期四晚上,大火已經捲走亞爾納95個家園。

在攝氏35度的高溫下,無法控制大火,走與不走變成最困難的決定。留下來,單憑個人之力不能撲滅無情的火焰;消防人員也筋疲力盡。到了無法抵抗之時,自己身陷火海,逃生無門,家園變成人間煉獄,兩個分別年齡為77歲和73歲的男子慘被燒死。到了今天(1月10日),火勢大概受到控制,氣溫下降到攝氏30度。暫時統計,受災的面積達到7萬2千公頃,143個家園包括128楝房子焚毀。部分居民獲得批准返回居所,面對一遍頹垣敗瓦,欲哭無淚。

事實上,夏秋兩季是山林大火肆虐之時。部分曾經在上一次火海劫後餘生的居民,悲痛地表示無法接受再次的浩劫,打算搬離傷心地。是的,人生匆匆數十年,雖然說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面對大自然的災難,人卻變得如斯渺小,無能為力。年輕時的壯志豪情,此刻烟消雲散。劫後重生,竟然無法知道一個安居之所,究竟在人間何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1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英官員視察災情 民眾最關注佢套衫│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