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寶兒曾拒英女王封爵:「非我一生所求」│杜連魁

言輕

-正言若輕

一名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言輕網誌│幸福的秘密是自由

2016-1-13 19:09
字體: A A A

近年來,每逢到了假期,週遭很多朋友、同事,都到台灣旅行,由聖誕到除夕,一去便是數天,可以暫時放下工作的重擔,鬆弛一下神經,倒是一樂也。然而,為甚麼他們會一窩蜂選擇台灣?因為那裏除了街頭小吃令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之外,還有那裏的公民社會法治下所帶來的自由。到了那裏,我們不怕突然「被失縱」,突然被扣留,突然失去那天賦的自由。

可是,上世紀蔣氏父子的台灣政權是以「白色恐怖」名揚海外的,1949年通過《懲治叛亂條例》,本是針對彼岸的共產黨,卻動輒用來對付異見份子,藉以維護台灣政權。那是一個Th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年代,任何一個平民老百姓,只要在工作和學習時說了一些國民黨聽不慣的話,翌日,他們便會消失在時空中。柏陽的「大力水手事件」惹怒蔣介石,令他坐了十年牢獄,作家江南甚至因撰寫《蔣經國傳》而招殺身之禍。80年代,輪到龍應台寫「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令領導人生氣,差點「被消失」。那時候,台灣人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今天說錯一句話,明天便被消失。香港人,假如今天的台灣仍當年模樣,你們還會把她當作度假勝地嗎?

今天,香港卻像倒退回五、六十年代台灣那不講規矩,不談法治,只唯蔣氏王朝馬首是瞻的日子,銅纙灣書店五子先後失蹤的可怖之處是:儘管你只是一介平民,努力工作,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會因不知某年某日所做的一件合法的事,而被人帶到某處「安全的」地方,由此與香港的家人失去聯絡,直至永遠。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說今次事件的嚴重程度比廿三條立法更甚,因為廿三條立法,還勉強說叫做有法可依,可是「李波事件」,赤裸裸是無法無天,視一國兩制如無物,令人不期然想起明清兩代令文人聞風喪膽的「文字獄」。

反觀台灣,自從1996年首次一人一票總統選舉後,敢於用自己手上的一票,決定自己的命運,這除了是民主的勝利之外,也還是自由的體現: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去選擇自己的路,而不受政治、暴力的恐嚇。儘管「黑金政治」沒完沒了,台灣人也沒有選擇放棄投票,而是每一個人做好投自己的票的準備,不讓這神聖的權利從自己手中一點一滴溜走。台灣總統選舉在即,民進黨蔡英文有望以大熱姿態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儘管有評論質疑其當選後,兩岸關係會轉差。這也許是過慮了,台灣人可以用選票告訴世界:這是我們幸福的抉擇!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已是幸福了,至於彼岸的反應,管他呢?經濟的利益當然有助台灣人過美好的生活,但是有飽飯吃難道就代表幸福嗎?顯淺的道理此處不贅了。可以說,沒有一代又一代的台灣人不畏懼,不怕「被消失」,鍥而不捨地爭取民主,便沒有今日公民覺醒的台灣。

古希臘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說過的這兩句話:「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氣。」經過二十年真正民主選舉洗禮的的台灣,顯然已經印証了前一句的內容;而香港人嘛,「銅鑼灣書局」失蹤事件出現後,是否能夠身體力行地體現後一句的意思,則還要看我們面對強大政權的壓迫下,能拿出多少勇氣來捍衛我們的天賦權利和自由。畢竟,幸福並不是必然的,民主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如果野蠻的魔爪伸進文明的襯衣下任意妄為,我們也不挺身抵抗,也就不要怪那極權國度動輒派那「強力部門」繼續肆意蹂躪這片自由之地了。

(中華民國總統府網頁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13日 下午7:0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余杰:香港出版自由崩壞,批習新書遭遇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