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桂敏海「自首」事件 至少三大疑點兩大意義│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讓悲傷在眼內終結

2016-1-17 22:00
字體: A A A

 

某天晚上在銅鑼灣為朋友慶祝生日之後,錯過了最後一班小巴,惟有乘的士回家。司機一聽到目的地,即時拉長臉孔,以對講機不斷跟同行說「等咗成晚得個吉」、「廿蚊咁大把,嘥我gas」。可能他真的很不爽,以瘋狂踩油門和多次突然剎停來出氣,我四肢要像蜘蛛俠一樣大字形黏附椅背車窗,才不至於扭傷。之後兩三天,一想起那個司機,我依然義憤填膺。《科學人思維》雜誌有見及此,提議我快速地左右移動雙眼(就像看激烈的乒乓球比賽),希望幫助我舒緩回憶此事時的負面情緒。

這種精神治療稱為「目動減敏及重整療法」(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由美國心理學家Francine Shapiro提出。她在患上癌症後開始鑽研病後創傷、情緒治療,有一次無意中發現來回轉動雙眼可干擾自己對之前患病的回憶,情緒得到正面提升,於是再向七十個受試者進行實驗,發現同樣有幫助。因為創傷形成之後,不尋常的認知與神經應對機制,會令事件獨立儲存在大腦裡面,揮之不去。如果在增加眼球活動,則可以重整儲存過程,就像日常生活發生的小事情,例如追不到巴士、跟鄰居閑聊等,不會再特別儲存在另一個黑暗角落。荷蘭烏德勒支大學有一項實驗:受試者要盡量記住一幅圖畫中的細節,再進行記憶測驗。一組受試者在觀畫時要不停轉動雙眼,另一組可以凝望圖畫。結果,不停轉動眼球的一組,對圖畫碎片的反應較另一組慢而猶疑,對整幅畫的概念也沒另一組鮮明。澳洲莫道克大學研究指出,每當我們回憶往事,總有些細節會遺漏,又總有些新的領悟冒出來,而眼球頻密活動會在新元素進入記憶時,已強佔了一些空間,令我們的記憶變得較平面,於是,下一次再想起同一事件,它的影響力便會降低。我依照這方法來進行記憶重整。可是在拚命轉動雙眼大約五十下之後,不快畫面迅速換成頭暈眼花,想吐,幾乎就像那天晚上在車廂裡面的感覺。看來,這方法只適用於跟暈車無關的負面記憶。

 

(原圖取自:《一代宗師》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17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台灣變天】在台港人「首投族」:蔡勢做好「中華民國是台灣」論述 訴諸民意爭兩岸關係話語權│方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