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小頭症個案飆升廿倍 衛生署籲外遊人士慎防寨卡病毒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沈西城網誌│社女三級制

2016-1-24 10:30
字體: A A A

那時,希雲街社女應召的價錢,大約分為三大種。

第一種是普通貨,三十元。第二種是中價貨,要五十元。

最後一種則是高價貨,要一百元。不過,三十,五十與一百只是浮價,有折扣可打,通常是八折收費,即三十元,收二十五元,五十元收四十元,一百元則收八十元。高價貨除打八折外,還有數可講,八折外再扣十元,七十元左右可成交。

上中下三級貨色,不同的地方,樣貌並非最重要,反而是資歷决定一切,資歷越淺,價格越高,當然也有例外,大舞廳午間出來客串的小姐,通常都收一百元,我在「希雲」公寓曾經碰到過一兩個,有過肌膚之緣;但到了晚上,在舞廳碰着時,她們卻來個不理不睬。

閒話表過,言歸正傳,阿成聽了堂兄吩咐,躬身告退。我跟堂兄在房裏抽煙、聊天。這樣等了大約十分鐘,有人拍門。堂兄高喊「請進」。門就打開,阿成領着一個麗人走了進來,開口介紹:「金妮,兩位葉先生!」之後就說「你們聊聊!我出去一會。」

麗人年約二十三四歲,待阿成出了房門,就在我們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叫金妮!你們常來玩吧?」金妮淺淺一笑,於是話匣子打開。彼此談了一會,阿成敲門進來,金妮退了出去。

阿成問堂兄可滿意,堂兄朝我打了個眼色,我點點頭,堂兄指着我說:「小姐陪他!」說完,站起來偕同阿成朝房門走去。臨關上門時,向我扮了個鬼臉,那是說:小鬼!盡情享受吧!不旋踵,金妮進來了。

房裏只剩下我跟金妮兩個人,我的心忽然撲通撲通地跳,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金妮站起來,把皮包朝梳妝臺上一放,雙腳一踢,甩掉了高踭鞋子,走到我面前,說:「先生!我們先洗澡吧!」

我點點頭,像木偶似地任由金妮擺佈。大概是我的獃樣子,金妮忍不住「咭咭」笑,一邊自家脫衣,一邊幫我去掉了衣服,然後在我的屁股上一拍,說:「來!我們洗澡去!」

房間裏有個小浴室,設有浴糟和花灑,金妮熟練地替我洗澡。

我還是第一趟被女性服侍進浴,既新奇而又害羞。

金妮用手指掂了掂我的胸膛:「真的是第一次嗎?」我點了點頭。

金妮笑起來:「那就好了!待會我要給你一個紅包呢!」據陳定山「春申舊聞」記載,昔日滬上妓院有俗例,男人第一次光顧,可得「紅包」一封。

之後,金妮扶我到床上……由始至終,她都採取了主動,我只像一頭被宰的羔羊,任由擺佈。

完事後,金妮替我點了一根煙,輕聲問:「舒服嗎?」

我以笑容覆,道出了憋在心裏的疑問,那就是:為什麼要幹這一行?

二十多歲的金妮,明眸皓齒,笑起來梨渦淺現,風姿迷人,葬身妓院,實在是暴殄天物!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2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寒潮襲港】今早多處落冰粒 逾20人鉛礦坳疑低溫症送院│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