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視物語:大陸點解會放危害國家安全嘅達林,就係唔放車死人嘅桂敏海?

【湯顯明甩難】高官轉任人大政協不受規管 大狀:理解關注「自己人查自己人」│范中流

2016-1-27 19:27
字體: A A A

今年北京人大政協兩會3月開會前夕,現時正任中國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的香港前廉政專員湯顯明,2013年遭審計署揭發,涉及連串買魚蛋牛雜茅台酒等違規飲食,以至酬酢包括大陸等不同官員與各界人物,其後又以分單形式或另立名目申報等不當行為。

時至今日,經歷達兩年半的調查,終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及廉政專員白韞六等今午先後出聲明及見記者解釋,總之就是當局已經衡量過不同控罪,再經諮詢海外御用大律師意見,最終以不夠證據足供打官司時有足夠勝算,決定放棄起訴,云云。湯顯明則隨即出聲明,豪言終於「還我清白」。

「唔夠料告得入所以決定唔告」

根據律政司今日的相關長篇聲明,第一,沒足夠證據證明湯顯明任職廉政專員期間的宴客行為,發揮延後利益令他2013年獲委為全國政協,何況特區政府一律批准首長級官員從事中央當局委派的人大政協等無薪工作,並不視之為須要受規管的收受利益行為;

第二,廉署當時於高官酬酢、買酒開支、公費外訪,與聘用大陸學者到廉署廉政建設研究中心等的申報機制未夠清晰,又容讓廉政專員本人有酌情權,現有證據亦不足顯示,湯顯明當中有不誠實及故意作出不當行為;至於他送禮物和收禮物等方面,亦可作如是觀。

第三,至於湯顯明2013年在立法會帳目委員會聆訊中被指作虛假陳述,基於當年事發已一段時間,也沒足夠證據證明他有故意作虛假陳述。

故此,當局雖未必認同湯顯明事件中所為,但即使經衡量過不同可能的控罪,包括違反防賄條例、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詐騙,與在宣誓下作不實陳述等罪名,都是所掌握的證供不能達至合理定罪機會。至於廉政專員白韞六親自領導廉署相關調查人員的「獨立專責調查小組」,每次都有向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徵詢法律意見;另事件中所發現的種種申報漏洞等,也已盡量堵塞,云云。

三大港人憂慮點

從上述資料可見,第一,湯顯明事件既早涉廉署內部其他高層人員,卻依然由梁振英委任的現任廉政專員,領導現職廉政公署人員負責調查,其間不過是諮詢梁振英政府的律政司,以至律政司徵聘的海外資深大律師,實難免令人關注其可信度;第二,當局將整件事試圖定性為「唔夠料告得入所以決定唔告」,放諸律政司及特區警察早前落案起訴個別佔領人士,其後遭法庭申斥根本「唔夠料」來看,其實都頗為諷刺;第三,律政司自揭特區政府,竟不視特區高官出任中國全國人大或政協等公職,是須要放諸規管的行為,才更令港人擔心。

法律專業未必符公眾期望

筆者就此請教過執業大律師陸偉雄。陸狀坦言,明白公眾對當局整個調查過程,容易會聯想到「自己人查自己人」。但陸偉雄強調,從法律專業角度看,相信律政司及廉署,基於案件勢必惹來公眾關注並更針對事件中種種細節,會更訴諸海外獨立法律意見;而這位海外獨立御用大律師,也需捍衞本身的國際聲譽及專業操守,相信會不時要求香港調查當局提交更多資料,以便他作出專業判斷。

至於當局為何不如七警案般徵詢多於一個獨立法律意見,陸偉雄就坦言,若案情簡單,諮詢多於一個獨立法律意見,反更容易因有不同意見,拖延調查進程。

另一方面,陸偉雄指出,即使今次調查揭發,特區高官若任職人大政協即不受規管,但他們一日是香港居民,一日也有機會違反本港的相關法例,公眾毋須過分擔心他們「無王管」。

(撰文:丘偉華)(撰文:范中流)(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27日 下午7: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網絡23條】曾鈺成擬變相加會審議 暫拒訂死線│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