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香港大學生 何時可迎來《潛規則》?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沈西城網誌│社女

2016-1-30 10:30
字體: A A A

金妮搶過我手上的煙,大力抽了一口,說:「有頭髮誰想做癩痢!」接着說出了她的悲慘經歷。

金妮自小父母雙亡,由姨母養大。姨母嗜賭,欠下了高利貸,無法償還,只好將金妮賣落「社」。

「社?」我聽不明白「社」是什麼?

金妮低低地說:「那是由黑社會控制的小型妓院。」正想說下去時,阿成在門外叫了:「葉先生!時間到了!」

金妮急忙穿上衣服,在我臉上印了一吻:「有空,記得找我!」接着扭着屁股,離開了房間。

金妮走後,阿成走了進來,問:「那位小姐還滿意嗎?」

我「嗯」了一聲,說:「成哥!有一件事不明白,想請教一下!」

阿成看錢份上,點點頭:「說吧!」

我將金妮的話轉告,阿成一邊聽,一邊皺眉,望着我,半晌,才說:「葉先生!你真的是初哥!」

原來他一直以為我在裝佯。阿成拍了拍我的肩膊,說:「你不知道所有希雲街的應召女郎都是受黑社會控制的嗎?」我聽了,一怔。雖然以前也曾聽過不少人說過,卻不曾獲得證實。我的興趣來了,忙追問下去。

阿成也不厭其煩地一五一十為我解說因由。

原來那時候,所有的應召女郎都由不同堂口的黑社會控制,她們一受控制,就獲分派到「社」去。所謂「社」,其實是一個單位,裏面聚居了三至四名應召女郎(俗稱「社女」),由打手照顧。

這些「社」與招待所、別墅、公寓有聯繫,客人一到,龜公們就打電話到「社」找小姐,有適合的,就由打手護駕,送到目的地。也有些做熟了的小姐,可以從「社」自行去目的地,她們不會逃跑,為什麼呢?這裏面有一個主要原因。

原來那時候大部分的應召女郎,都有吸毒習慣。

六十年代,是毒品最最泛濫的年代,跛豪、肥仔坤等四大家族,每天都把毒品批發出去,再由手下分派港九各區零售。

那些開「社」的壞蛋,就千方百計引誘小姐吸毒,一旦上了癮,跑也跑不了。

阿成告訴我,出來應召的女人,十居其九有白粉癮,每日皮肉所得,盡數奉獻毒販。我問「金妮有沒有吸毒?」

阿成搖搖頭:「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阿成又告訴我,毒癮深的小姐,不但每日所得盡數用來吸毒,而且往往入不敷支,要欠數。數叠數,永遠還不清。

這樣,又怎會有翻身的日子!

我聽了不禁黯然神傷,自忖:「社女這麽辛酸,我還去嫖她們,豈不是慘無人道,助紂為虐!」

阿成看出我的心意,說:「千萬別那樣想,你不來嫖,大有人來嫖呢!」

我聽了,久久未能釋懷,等了堂兄,怏怏然下樓。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月30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常月明網誌│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