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斷背衫》輕鬆帶出身分認同與「出櫃」的決擇|那幻想中的人|黃丹瑤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早走早著|常月明網誌

2016-12-17 10:28
字體: A A A

女兒:

自從你們離開美國之後,我就經常失眠,即使睡著,也容易醒來。有時候在床上輾轉幾小時都合不上眼,也是常有的事。

上星期五又是另一個失眠夜。

半夜收到女兒的whatsapp,說梁振英宣佈不競選連任,這天大的消息,更令我和你爸爸睡意全消。我倆秉燭長談,一想到樹倒猢猻散的場面:那一批梁粉有何打算?是來個華麗轉身還是垂死掙扎?失意地隱身而退嗎?那一批被委任要職的人頓失靠山,又何去何從?四年多以來,拿高薪而毫無貢獻的人,又有何顏面見香港父老?那些見風使舵的新聞界,又會否因此而良心發現,改邪歸正?會不會對之前與市民為敵、倒行逆施的各種行為而知恥?還有依附權貴的寄生蟲,又如何自處?

雖然移民來美已經超過三十年,但對香港那份情懷,永遠不會改變。它是我們的故鄉,在那裡念書、工作、結婚、生兒……,人生幾個最重要階段,都在香港完成,也成就了我們可以在移民後,過著安居樂業的生活。雖然恬淡,但總算安穩。

但近年看到自己所愛的香港,漸漸走樣,變得愈來愈不熟悉,每況愈下的生活環境,叫我們這些海外遊子,份外痛心。常常在心裡吶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變得如此不堪?
記得很清楚,當梁振英被選為特首之後,美國《時代》雜誌曾在封面寫著大大的字問:「香港人可以信任此人嗎?」(Can Hong Kong Trust This Man?)可不可以,答案,早已在香港人心中。

梁振英在香港搞文革式批鬥,令香港分化、撕裂,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空間都愈來愈小,這個歷史罪人真是早走早著。

在我們開香檳的同時,實在要好好思考如何撥亂反正,希望香港有天真能重振「東方之珠」的美譽。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2016/12/17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12月17日 上午10: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雞同鴨講──熊、河貍、貓…與動物有關的片語|A Chicken Talking To A Duck By Chatter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