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擬建「車位型劏房」 主攻學生市場│杜連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如果你是超人

2016-2-5 22:00
字體: A A A

 

如果你是超人,你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會是什麼?

首先要強調,我說的超人,是把內褲穿在緊身褲外面的superman,而不是李嘉誠。當然,大部分人,包括我,都希望自己是這個超人,而不想做救人救餐懵之後,第二天還要上班的那個超人。

如果我是超人,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找時裝設計師設計另一套較像樣的超人服。

第二件事,是搜羅暈浪丸,因為恐怕以高速飛來飛去救人,會吐。

我上網看過史丹福大學一項實驗,因為要在狹窄街道上飛行,看完後,真的有點頭暈,休息了好一陣才可以寫這篇稿。

這項刊登在PLoS ONE期刊的實驗是這樣的:六十個受試者(本來受試者有七十四人,其中一些跟我一樣,在模擬飛行途中暈機,無奈退出)會戴上特製頭盔連眼鏡,進入虛擬世界。一半人擁有飛行能力(只要舉高手臂就可以起飛),另一半只是直昇機上的乘客。而他們的任務,是要在一個已於大地震前疏散了居民的空城中,尋找一個患有嚴重糖尿病的失蹤小童,然後盡快把自己口袋中的胰島素交給小童。

當任務完成,一名研究人員會走進實驗室,請受試者坐在椅子上,為他們除下頭盔,再整理其他儀器。這時候,研究人員「不小心」掉下一個筆筒,裡面的筆散得一地都是。之前化身超人的受試者,平均用兩秒就會從椅子上跳起來,幫忙拾筆,而直昇機乘客組,則待六秒後才起來,而其中有六個受試者,甚至完全沒有幫忙。

該項研究的負責人Robin Rosenberg指出,即使只是在虛擬世界做超人,卻已經令受試者投入了超人樂於救急扶危的思維,因而更願意幫助別人。加上他們在實驗中可以自我控制整個飛行搜索過程,主導及投入程度,比直昇機乘客組高,因此引發出他們主動助人熱心。

歡樂滿東華可以考慮加入這個遊戲,讓一班總理玩,激發他們更大善心,到時候,應該比周一嶽唱歌籌得更多善款。

 

(圖源:《Deadpool》電影預告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5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演哈利波特初戀 「張秋」自覺「非常英式」│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