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壽桃:蜻蜓點水的關係 – 對於香港簡化字教育的意見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霍巴特再印象

2016-2-8 16:55
字體: A A A

一個值得留戀的城市,不一定是靠偉大宏偉的新型建設吸引遊客駐足。你不妨看看耗資千億建造號稱什麼全球最先進的高速鐵路,祇是縮短了往返兩個城市之間十數分鐘的時間。雖説時間就是金錢,但不顧一般民眾迫切所需,簡直是本末倒置,麻木不仁。如果不叫這樣的管治做暴政,還有什麼説法更適合?

有些地方需要不斷靠新的建設去維持吸引力,希望以新穎時尚的姿態向人炫耀自己的成就。原因不外是舊的有歷史有價值的東西都給摧毀了。據說歷史上記載最早有人類居住至今的城市叫做傑里科(Jericho),中文聖經中譯作耶利哥,位於巴勒斯坦領地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以北。公元前一萬一千年已經有人居住,現今人口約二萬人。大家熟悉的有人開始多人聚居的歐洲大城市中,倫敦於公元43年,里斯本於公元前1000年,羅馬於公元前753年。至於北京,據說開始於公元前221年。

澳洲這個國家畢竟年輕得很,最古老的城市是悉尼,由1788年開始有多人居住。塔斯馬尼亞的首府霍巴特原來是澳洲第二古舊的城市,1803年開始已經有人聚居。但奇怪的是,如果推算澳洲最早聚居在一起的人類,一定不是18世紀到來新大陸探險的庫克船長(Captain James Cook)和其後的英國移民,而是長居在此的土著。悉尼的最早的人類活動可能要推算到4萬至5萬年前。至於霍巴特也不算久遠,不過是3萬5千年前左右。

細想一下,所謂久遠,對一個人的短暫生命來説,簡直長久得不可想像,可以説毫無意義。我不是記性好的人,更加忘記了許多讀過的歷史細節,而今對古和今只有模糊的認知,所以要靠讀書重新認識遺忘了的事情,提醒記憶中的許多缺憾。讀書從來不會令人變得聰明,多讀書只會令人變得更渺小。

來訪一個城市,記錄所見所感,除了寫筆記、博客和拍些街頭獵影之外,還可以買一本特別的書,和這個城市扯上一些聯繫。在愛爾蘭的都柏林(Dublin),到過詹姆士·喬哀斯(James Joyce)博物館後,看到書店裡擺放的書籍中,擺放了不少喬哀斯的著作,就覺得將其中一本帶回家,好像有點點對喬哀斯的不敬,於是就再一次買下了厚厚的《優力西斯》(Ulysses)。要將《優力西斯》讀完,就是你一生讀書計劃的一大挑戰。難怪在許多的評選中,《優力西斯》往往最譽為20世紀最偉大小説的首位。老實說,我還未有信心,接受這麼艱巨的挑戰。

霍巴特的市中心一個商場內有悉尼的大書店Dymocks的分店,是我後來偶然尋獲的,我不奇怪它有多少受到居民的歡迎,因為它是悉尼的複製。我們也不喜歡悉尼的大型連鎖超級市場在霍巴特市中心的分店,因為它們都千篇一律,貨品一式一樣,唯一好處是連價錢也相差無己,沒有意外,也沒有驚喜。

所以要購書,我寧願走到幾間獨立的書店逛逛。它們有特別擺放書籍的方式,有些設有售賣塔斯馬尼亞作家的專區,更有作家的簽名本出售。我也找到了不少舊書店,甚至週末的跳蚤市場也有幾個舊書攤檔。其中一間在伊莉沙白街的舊書店,店內都有不少值得閱讀的二手書,一般標價10澳元。店主説出售的書都會半價回購。於是我買下了大提琴家巴勃羅·卡薩爾斯(Pablo Casals)的傳記《喜樂與傷悲》(Joys and Sorrows)作為我對霍巴特的回憶之一。卡薩爾斯可能和霍巴特半點關係也扯不上。

別奇怪我們只逗留了七天,這七天不足夠令我充分了解霍巴特。有人覺得到來匆匆看看,拍攝幾張照片上載社交媒體,就完成了認識一個城市。我在香港出生,生活工作了四十多年,離開了將近十三年,我越來越覺得我不了解香港這個地方,不知道人為什麼變成這樣。而今寧靜的霍巴特其實有興旺的過去,以前海運昌盛的時候,港口的碼頭曾經熙來攘往,載貨和載人的遠洋輪船曾經以此為家。直到飛機成為主要的運輸工具,霍巴特就逐漸失去它的光芒。

霍巴特的歷史就銘記在那些古老的房子上。那些在砂岩的石塊刻上的年份和名字都記載以前一段又一段的故事。你有興趣逐一看下去,你就會重新塑造霍巴特的歷史。沒有人願意看到一個沒有古舊建築物的城市,因為以為這個城市出了什麼毛病。就等於跟沒有什麼內涵的人溝通一樣,你會覺得一點趣味和品味也沒有。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8日 下午4: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