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旺角撐小販變警民衝突 警向天開槍涉違警例

讀者投稿

《852郵報》歡迎讀者投稿。請將稿件電郵至 editorial@post852.com。電郵來稿者請註明文題、筆名、個人資料及作者簡介。讀者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報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及編輯權利。

讀者投稿|壽桃:蜻蜓點水的關係 – 對於香港簡化字教育的意見

2016-2-8 17:57
字體: A A A

我從來未刻意學過簡體字,學校亦未曾教過。當然我不是全部簡體字都懂,正如我不是所有中文字都會,但書架上的簡體書完全沒帶給我閱讀上的窒礙,而我繁簡並行的書寫,寫得順心隨意之餘,亦從來未被別人抱怨過看不明白。

殘缺不全及排列顛倒的英文單詞,只要大至與正確串法形似,英語使用者即能知其字明其義。同一道理,簡體字是據正體字基礎簡化而成的文字,即使是對簡體字一竅不通的正體字使用者,亦不難按字形、語理、及語境梳理出句子意思,從而辨認和掌握簡體字的寫法;相反簡體字使用者面對筆劃較繁複的正體字,學習書寫起來會相形吃力。

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我寫簡體字始於中學時期。繁重的功課和壓垮人的測驗考試,學生無時無刻都與時間競賽,而節省作答時間的方法,就是使用簡體字。當然,那年頭沒有政府高官或老師家長鼓吹或教導我們寫簡體字,校內和考評局亦沒有明確指引説接受簡體字與否。書寫這種簡單快捷的中文字純粹是我們學生自己的權宜之計。我還記得考A-Level(大學入學試)時,中史科老師還苦囗婆心地吿誡我們不要在公開考試時寫簡體字,以免無辜被扣分。從大學開始,論文報吿、文書處理等都全部電腦化,主要教學語言亦變成英文,執筆寫中文字的機會少之又少,簡體字於我的意義頓時由「省時」變成「省錢」:購買便宜數倍的簡體字書籍及下載簡體中字的劇集、電影、遊戲、軟件等等。

及至畢業出來工作,由於業務需要,經常要與中國客戶電郵往來。我會看會寫簡體字,但不會簡體字輸入法。幸而有一種香港教育局未必注意的東西叫互聯網 (Internet),在互聯網上又有一種免費工具可以繁簡互換,只要貼上中文內容後一按「轉換」鍵,再僻再艱澀的正體字都會立馬變成讓五湖四海東西南北的中國人看得舒服、高興的文字。相反,要從簡體字轉成正體字就得小心,否則很容易露出如「聯糸」般的馬腳。

工作上亦須經常與外國 – 包括星馬泰等東南亞國家 – 的內部同事與客戶溝通。無疑這些國家有很多會說國語和寫簡體字的華裔居民,但無論是電郵或內部通訊,我們全部都是以英文交談的。原來這些國家(尤其星馬) 的第一語言都不是華語,比起中文他們往往更偏好以英文作為正規業務語言,而且大部分人的英語比一般香港大學畢業生還要好。當然,這亦可能是香港教育局始料不及的。

以上分享了個人對簡體字的意見及經驗。長篇大論中還未涉及兩種中文字體在傳統文化及美學上的觀點,但我想亦充以對香港教育局提出一點建議:

1)提出有說服力的理由及輔助資料,說明香港學生有需要在正規課程中額外抽時間學習簡體字,以解釋此動議非與政治掛勾,釋除公眾疑慮

2)說明為何掌握簡體字就能避免香港學生的表達受諸如「傻逼」、「坑爹」等「口語或網絡語言的影響」

3)詳細披露簡體字教學的指引、建議教材(如有)、與及評核方法

4)解釋要「擴大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海外各地溝通」為何不是加強英語而是中文簡體字

5)要促進中港兩地交流融合,更有力的做法是向中國建議,讓大陸人學好正體字和簡體字的由來,以明白中文字的內涵和沿革,以及提高中國學生對中文書法的書寫和欣賞能力

最後想請問對當前香港教育改革無動於衷的香港父母們,你們還要香港的孩子失去甚麼?

註: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廿載,香港教育局曾在港中矛盾日烈的情況下先後提倡引起激烈爭議的國民教育及普教中(以普通話教中文)等措施,最新一輪就是課程發展議會針對中小學所倡議的「簡化字學習」計劃 

(撰文:壽桃;在崎型的香港擠壓出的四不像生物)(原圖為maczapp.com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8日 下午5: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姚啟榮網誌│霍巴特再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