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撥款決議案「打尖」立法會  政府間接抽起「網絡23條」?│廣雅仁

沈西城

-沈西城網誌

原名葉關琦,早年負笈東洋,熟讀日本多部名著,遊走於香港流行文化圈40載,寫過經典電視劇《京華春夢》,編過得獎電影《龍虎風雲》,到了耳順之年,從心所欲地為香港流利文化的人和事作出紀錄,也作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致即將逝去的香港最美好時光。

沈西城網誌│艷星出鐘

2016-2-13 10:30
字體: A A A

那時,尖沙咀還有一位著名皮條客,姓梁名佐材,我問新尼可認識他。新尼說:「認識,不過,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不大明白新尼的意思,他解釋「阿梁做大客。我只是為普羅大眾服務!」好一個「為普羅大眾服務」,真是可圈可點之極!

雖然這樣說,新尼手上,有時候也會有一些名牌應市。有一回,他問我:「葉先生!你要不要試試明星?」我忙問哪一位?

新尼神秘兮兮地說:「是艷星,好有名的!」為存忠義,這裏不便揭露真名字,因為我要保存艷星的面子,同時做男人也應重口德。

我對明星有一種極大的好奇心,尤其是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期,明星對我而言,是極大的吸引。問新尼艷星取價多少?

新尼豎高十根指頭,那是說要「一千塊」。

在今日看來,那一千塊直是輕鬆平常事,可在那年代,一千塊可是一個大數目,普通的受薪階級,每月收入大抵只有一千五六百,嫖一次,去了三分二的薪水,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新尼見我皺眉,立刻說:「你是熟客,給你打個八折。」

打個八折,都要八百塊,不便宜,但是為了一睹艷星廬山真面,我忍痛地點了點頭。新尼說:「那我去打電話。」

我一個人坐在房裏,把艷星的緋聞想了起來。

艷星那時候,黏上了抒情歌手,卿卿我我,還結了婚。滿以為會「花好月圓」,「千里嬋娟」,不料,變生肘腋,兩人終致離異。艷星因此銷聲匿跡了一個時期,想不到,東山再起之時,居然潦倒尖沙咀,與新尼為友了。過了半小時,敲門聲響起。「進來!」我叫一聲,門打開,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全身罩在黑色裏的妖嬈女人。

這滿臉妖氣的女人,就是曾經名震一時的艷星?我得仔細瞧個清楚,到底是原裝,還是冒牌貨。

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心態呢?說出來,有一段故事。

四十五年前,何莉莉紅透了半邊天,成為公子哥兒追逐的對象。

有一天,一位公子接到一個皮條客的電話:「公子!你對何莉莉不是很有興趣嗎?」公子連忙答:「是。」皮條客說:「好了!你交運啦!我替你斟妥了何莉莉。」公子一聽,跳了起來,他追求何莉莉經年,連約會的機會也沒有,如今,那皮條客居然說替他弄妥了,可真是喜從天降。不過,公子倒也清醒,問:「是不是真的?」皮條客回說:「我騙你幹嘛?不過,價錢要兩萬塊。」那時候,兩萬塊已可買半層洋房,公子鵠何莉莉久,一口應承。到了約會時間,公子摸上去酒店,皮條客在大堂恭候,說:「公子!何小姐已在三樓房間,不過,她有一個條件,就是不准亮燈。」這時,公子已是如箭在弦,哪會理會亮不亮燈,一個箭步衝上三樓房間。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13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丘偉華網誌│特區警察也快將知道他們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