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控宣布棄遷冊來港 未解釋原因│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香港人的耐性

2016-2-14 22:00
字體: A A A

 

很久之前,看過一個內地電腦售後服務中心的小故事:

客戶服務中心接線生接到電話,電話另一端的男人劈頭就說:「我新買的電腦,少了一個按鍵。」服務生回答:「我們的產品全部經過嚴格檢驗才出廠,照道理不會少了一個按鍵的。」男人很生氣:「你怎麼不相信我?我肯定鍵盤上少了一個按鍵,否則也不會花時間打電話給你們。」服務生只好很有耐性地問:「那麼,先生,請問你的鍵盤少了哪一個按鍵?」那男人說:「我安裝了一個軟件,差不多完成安裝時,它要求我按『任意鍵』,可是我找了大半天,鍵盤上都沒有一個按鍵寫著『任意鍵』。」服務生幾乎笑出來,不過她依然保持禮貌地說:「先生,任意鍵的意思,就是你可以隨便按任何一個按鍵。」男人不服氣:「隨便按一個?你怎麼這樣不負責任,萬一我真的隨便按一個而弄壞了電腦,你賠一台新的給我嗎?」服務生只好說:「好吧,先生,請你按『空白鍵』。」男人又說:「沒有按鍵寫著『空白鍵』。」服務生解釋:「鍵盤上最長的一個按鍵。」男人晦氣道:「你一早講清楚,空白鍵就是任意鍵,那就不用浪費我這麼多時間了。」說完他「啪」一聲掛斷電話。

打電話去客戶中心的人,多數是求救,心情急躁可以體諒。在日常生活中,除了等候接線生解決疑難有可能令我們不耐煩之外,二OO二年日本一項調查指出,在超市排隊以及等車都是最容易令人不耐煩的事情。不過可能香港人習慣了排隊、習慣了在電話線上等接線生,所以耐性竟然屬於好的一群。當日本人在電話中聽到「請你稍等一會」時,他們預期等候時間只是三十二秒,德國人願意等四十秒,澳洲人會等四十六秒,而香港人卻樂意等五十一秒。不過當香港人跟朋友說「去喝一杯,坐一坐」時,只是預期會花三十五分鐘,比美國人、德國人的一小時九分鐘和日本的人一小時二十四分鐘都少。這是否意味著,香港人花在自己身上的時間可以長,花在別人身上的就必須用得其所?

 

(圖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14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木木網誌│吃環境,品氣氛